绰遥顾川_

全职‖UT ‖小绿和小蓝‖国胖‖空之轨迹
这儿绰遥/三三 坐标东北 想啥写啥 总是萌一些莫名其妙的cp 鸽出银河系的弧长狗。
是江明洋的葱花小鹦鹉。
守护纯黑的尖叫 王杰希的大小眼 马龙的发胶 sans的番茄酱 亚兰理查德的栗子。
在叶蓝伞修间摇摆不定。

多多指教。
咕咕咕咕咕咕咕。

【黑遍全联盟】获得性吐花传染综合症


*cp 林方/伞修/喻黄/韩张/江周江/昊翔/莫橙/刘卢/高乔高/肖戴
以及存在于番外里的双花/方王

*全程有病

*标题简称吐花症,大概就是一个人吐的花花粉沾染到另一个人身上就会让那个人得吐花症,治愈方法是吃掉那个花或者花成熟之后结的果实500g
吐花症不是花吐症!!

*如果说后半部分是无聊的话,那前半部分就是极其无聊了。

*又臭又长,OOC


在酣畅的睡梦中,方锐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受到了殴打。
他的大脑还是懵懵懂懂的半休眠状态,混沌的意识中一张表情包从远处扭着秧歌跑过来逐渐清晰——那是五十个肌肉男一起对着镜头和善的微笑,筋肉虬结的胸膛上是黑体加粗硕大的几个字。
【多操点心.jpg】

!!!!!
方锐瞬间清醒了不少。他大致反应过来这是在苏黎世冠军庆功宴的第二天早上,然后把自己浑身酸痛的的缘由归咎于宿醉——觉得自己被殴打什么的,也一定是在酒精下变得麻木迟缓的大脑的错觉。
这样断续想着,方锐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影影绰绰的是林敬言近在咫尺的斯文面容,镜片后折射出的是刽子手行刑之前注视着死刑犯的那种,悲悯又冷漠的眼神。方锐甚至看到了他指尖滴落的淋漓鲜血恣肆流淌铺满半床。
方锐觉得一股凉气直冲他真诚的双眼,驱散了所有酒精附加的负面buff。他以一个蜘蛛吃耳屎乌鸦坐飞机般的敏捷动作翻起身来干脆利落的蹲在了床角双手抱头抑扬顿挫气吞山河的大吼。
“林敬言大大昨天晚上塞你嘴里的袜子不是我是黄少——!!!!嗝。”
方锐酝酿的满腔翻涌着的激昂情绪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早安嗝打断了。他张了张嘴打算继续为了活下去委曲求全进行感情充沛的演讲,然而只吐出了几朵鲜红的小花。

方锐:???????
他此时才把涣散的目光聚拢。林敬言并没有什么“指尖滴落的淋漓鲜血”,他只是静静的把玩着指尖拈着的绯色小花——同色的花瓣洋洋洒洒铺了一床,让方锐有种刚刚从血泊中起身的错觉。
而这种花朵,几秒钟之前才从他嘴中落下。林敬言说,
“以后别说梦话了,方锐大大。”

“获得性吐花传染综合症?”
“是的,联盟运输物资的车大概一个小时之内就会抵达,然后我们就都解脱了。”林敬言征询的问,“要不我们现在去餐厅找叶修汇合?”
方锐的眼睛刷的一下亮了。他豪气万丈的右手一挥,“好啊!我已经迫不及待要看看叶修是什么狼狈样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纯洁如入冬霜打小白菜一般的方锐小朋友并未意识到他做出了一个何等错误的决定。
如果他知道路上他将会目睹一系列奇形怪状玩意儿做出的怪力乱神的事情,绝对会咬烂自己的舌头,然后罔顾牛顿掀开棺材板歇斯底里“这是不符合万有引力的!”的尖叫,左手揪着右手把自己扔出窗外。

出了房间转角飘窗下有一条长椅,张新杰就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捧了个玲珑剔透的水晶碗,一小口一小口的往里吐花。他面目端庄动作优雅,宛若啜饮下午茶的英国绅士,每次张嘴的时间与幅度都丝毫不差,韩文清就在他身后为他拍背。那动作是极其温柔缱绻的,可韩文清的表情却杀气四溢,像随时都会给张新杰打出一套八八六十四路还阳掌。
然后韩文清微微抬眸看到了他们。他大概是想和他们打招呼,可一张嘴——就吐出了一朵无比乍眼怒放着的牡丹花。
方锐看着那朵颜色俗艳花瓣层叠、新鲜宛若刚从东北大棉被上裁下来的正红色牡丹。
只觉得五雷轰顶,满目疮痍。
韩文清端肃的坐在原地看着他们,刀斫斧凿的刚毅轮廓刻满了绝望。
他说,“我不是,我没有。”
艳紫色的大粉色的硕大牡丹随着他的话语妖娆的绽放开来。
方锐毫不怀疑,如果他笑出声来,会被韩文清当即演练出一套完整的九九八十一式恶虎掏心。
他调动身上的每条染色体辛苦的压抑着想要问候一句“韩彩花儿”的欲望,强忍笑意怜悯的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老韩同志,你应该庆幸,没有吐出一堆结满了钱包的花。”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结满钱包的花。”吐花的间隙,张新杰抬头一本正经的说。
方锐愣了两秒(张新杰严谨的补充:2.17秒),然后极其浮夸的扶住墙壁以手触额,“……林敬言大大,递我个碗。”
“你要那干什么?”林敬言疑惑的问。
“把它摆在身前,然后一小口一小口的往里面呕血。”
方锐面无表情的回答。

还没有等到碗来,方锐就听到了一阵杠铃般爽朗的笑声。他一边琢磨着该怎么和阳光boy孙哲平打招呼,一边笑容可掬的回过身去。
——联盟的脸上是明艳的笑意,极漂亮的瞳仁清透分明,睫羽扑闪如春暖花开翩跹的蝶。周泽楷旋转着跳跃快乐的奔跑过来。
点心大大【笑容渐渐消失.jpg】
方锐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自己站在非洲的大草原上,一只企鹅以脱缰草泥马般的狂放姿态向他奔来。然后俊秀的企鹅在他面前站定,元气满满声音洪亮的和他打招呼,
“Hi!”
“卧槽小周你吃什么药了?!”方锐震惊了,他满脸焦黑,外焦里嫩。
“好!”周泽楷高兴而响亮的回答。
江波涛紧紧拽着周泽楷的衣摆防止他爆炸成一朵快乐的烟花,微笑着和他们解释,“队长的意思是说,他什么药也没吃,精神状态非常良好,就是吐的那个花会使人心情愉悦,叫——”
“笑花!”周泽楷高兴而响亮的接话。
方锐:你他妈才是个笑话好吗?!
江波涛幅度很小的弯了弯唇角,补充道,“其实那个花是有全名的,嗯……”他蹙着眉略显为难的努力组织了会儿语言,“巴比普西卜定川。”

方锐特别想彬彬有礼口齿清晰的说一句“操你妈”来讴歌周泽楷,或者高歌一曲《达拉崩吧》表示对江波涛记住花名的崇高敬意。可他只是安静如鸡的站在原地,目送着江波涛被周泽楷拖拽着绝尘而去,彷徨宛如夏夜误闯教室哐哐撞大墙的扑棱蛾子。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
方锐望着阴云密布的苍穹静静的说。他细长的睫毛半掩着眼睛,血色淡薄的唇微微抿着,唇边溢出鲜红的花朵。——配合着苏沐橙绝望的求救,他看上去就像是重伤吐血命不久矣的古代侠士。

……
等等。
苏沐橙绝望的求救??
方锐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敬言已经在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了。他三步并作两步跟了上去。
莫凡倚在墙边痛苦的微弓着脊背不断干呕,冷峻的面上是窒息的青紫色。苏沐橙不知所措的站在旁边,表情几欲哭出来。
方锐冲到莫凡旁边为他拍背顺气,一面急促的问苏沐橙,“发生什么了!”
苏沐橙拨通了120带着哭腔回答他,“我就想着莫凡吐什么花,他就只摇头,软磨硬泡也没用我就假装小小生气一下——然后他刚要说话,就这样了!”
林敬言半蹲下身放软了语气关切问道,“莫凡莫凡,能听到吧?你吐的什么花能试图说出来吗?我们想办法解决。”
莫凡扼着自己的喉咙,看上去像是快要失去意识了。他喑哑着嗓子一字一句的说,
“向……日……葵……”
然后他白眼一翻干脆利落的昏厥了过去。

“……”
“你没事吧方锐大大?”林敬言看着方锐一副也要昏厥过去的表情关切的问。
“没事,”方锐面无表情的回答,“我们走吧,去餐厅。”

方锐面不改色的走过卫生间,卫生间里有临水照花的高英杰和乔一帆。乔一帆悄悄瞥一眼高英杰,吐一朵水仙花插在高英杰头上;高英杰赧然笑着,回赠一把满天星撒了乔一帆一身。两个人羞红了脸颊,劈头盖脸的花朵装饰得他们活像原始森林里招蜂引蝶的孔雀。
方锐熟视无睹,动作僵硬如行尸走肉。

方锐面不改色的走过天台,天台上有你追我赶的刘小别和卢瀚文。卢瀚文拈着把狗尾巴草编织而成的微型重剑呜嗷乱叫着追赶刘小别,伴随着“刘小别前辈来一场白面葫芦娃和仙子狗尾巴花的决斗吧!”的呼喝同步在空中飘扬的,是刘小别五彩斑斓的耳机线。
方锐熟视无睹,黄金右手磕了假药般微微颤抖。

方锐面不改色的走过锅炉房,锅炉房中有正在搏斗的唐昊和孙翔。孙翔找锅炉房大爷借了个锤子试图凿开他吐出的花落到地上结出的核桃,然后一个手滑将抡圆了胳膊砸下的一锤完整转移到了唐昊的脚上,龙抬头接龙低头接龙卷风摧毁停车场,难度系数9.0。
方锐熟视无睹,真诚的双眼如同一泓死水。

空中隐约回荡着戴妍琦幸福的尖叫,“天呐!!花吐症!!这个梗太好吃了!!!”然后是激动到极致的抽气声,砰咚一声闷响,肖时钦惊慌的“妍琦你怎么晕倒了!”
但方锐无动于衷,心如止水,脚步虚浮,目光涣散。
他缓缓扭过头认真的和林敬言说,“就算我走进餐厅看见叶修在跳钢管舞,也不会有一点惊讶了。”

下一秒他跨进了餐厅。
映入眼帘的,是三伏天裹着羽绒服的沉默寡言球状黄少天,和他前面上蹿下跳手舞足蹈托马斯全旋的叶修。

“……叶修吃罂粟了吗。致幻的那种。”
方锐无动于衷、心如止水、脚步虚浮、目光涣散的问林敬言。
“不。”林敬言推了推眼镜,“他只是怕平时造孽太多,会吐仙人掌。”
方锐打了个激灵。他回想起那些年被叶不羞垃圾话支配的恐惧,每一句嘲讽都像一个个鼓舞的BUFF,精力全满,所有属性翻倍。
于是他义无反顾的抱住了不断挣扎的叶修,背影雷霆万钧像扑向碉堡的董存瑞。
他用热切的浓烈目光看着黄少天逼近的带着厚厚棉手套的手,虔诚像信徒朝拜圣光万丈的释迦牟尼。
动弹不得的叶修也在看着黄少天握着一把鱼根草的手,绝望如孙悟空瞅着从天而降压向自己的五指山。

终于。
感受着鱼根草滑腻的触感,叶修被压制着,无声而撕心裂肺的惨叫。
“哈哈哈哈哈哈中了!叶修你说话啊!略略略你知道么知道么万物皆有因果一报还一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后悔没啊?”黄少天手舞足蹈。
“少天,”一直没有开口的喻文州说话了,他用手抹去唇角残留的鱼根草,温柔的说,“过来。”
黄少天一头雾水,“啊队长怎么了?鱼根草很难吃吧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包裹住了每一寸皮肤才1uJoRS9#\9j_IaTjIKv11A=a9Id5o]0Z2ZGG/1@201@080YE(423R^k{-0bs000?0MILJZwK1Fk^IvZMFfzsTP-YdBzp8I=”
喻文州微微笑着,眉眼美好如春天写就的柔和诗句。他仰着头,一手扣着黄少天的后脑勺将他拉向自己,和他交换一个鱼根草味儿的吻。
叶修幸灾乐祸的看着摇摇晃晃满面绝望的黄少天,本能的出言嘲讽,“黄——”
啪叽。
小小的糯米团子一般的雪白人儿落在他掌心。苏沐秋雀跃着唤他,是少年清朗的声线。
“阿修。”
叶修:“操。”
啪叽。
第二个小人儿落在他掌心。苏沐秋雀跃着唤他,是少年清朗的声线。
“阿修。”
第三个第四个纷至沓来。一百个苏沐秋齐齐唤,
“阿修——”
叶修:被秋淹没,不知所措。

从未出场、一直坐在窗边神色悲怆的45°角仰望天空的王杰希突然笑出声来。
他扬眉吐气,酣畅淋漓,大小不一的眼睛中笑出了宽度不等的泪水。淡淡花香缭绕他周身,使他看上去像古代宫闱因相貌不端惊扰圣驾而被打入冷宫的疯妃。

方锐,“完,又疯一个。”
王杰希的嘴角弯起吊诡的弧度,“看到黄少天吐的那些花了吗?”
方锐点点头。
王杰希心情很好的解释,

“那是秋葵。”




—————番外:吐花症是怎么泛滥的—————

王杰希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昨夜的庆功宴太过疯狂,饶是他也毫无悬念的喝到断片儿,强撑着用最后的理智支撑着自己在高英杰的目送下端庄的走回房间,躺在床上的下一秒就宛如突发心肌梗塞般昏迷过去。
王杰希花了三秒钟确定了这是现实,旋即坐起身来,指尖抵上疼痛欲裂的额。
突然,王杰希的余光瞥到了窗户旁边闪烁明灭的暗红色微光。“早啊,”王杰希从容的拧开了床头灯和叶修打招呼,“叶领队起这么早?”
他本以为会听到“我可害怕被大小眼儿叫醒”之类的嘲讽,但鸦雀无声。他索性打开了顶灯,看到一张瞠目结舌的脸。
王杰希下意识的看了眼镜子,眼睛大小和平时无异,也没有面部浮肿。他不知所谓的问,“怎么了?”
啪嗒。
几瓣玫瑰伴着茶叶从他口中落下。王杰希目瞪口呆的看着镜子,镜子里的王杰希也看着他,然后抬手揉了揉右眼。
信奉科学的唯物主义者王杰希安详的闭上眼睛向后一仰躺回枕头。
喝太放纵,做梦都分不清了呢。王杰希这样想着,准备再度进入睡眠。
“别睡了大眼儿。”叶修凝重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到他耳朵里,“看短信。”

“九点会有物资?”王杰希抬头看了看时间,“唔……还有两个多小时,”
话音未落,他们的房间门口传来震耳欲聋的砸门声。方士谦焦急的喊声远远传来,“小队长!你看到主席的短信了吗!小心别被叶修——”
套间门被拉开了。王杰希冷漠着一张脸看着方士谦,嘴唇一张吐出两个字和一堆花。
“呵呵。”
“……噗”
“方士谦我听到你笑了!!!!”

“所以现在只有小队长你一个人得了这个病?”
给所有人群发了在食堂汇合的短信之后,叶修一行三人坐在了餐厅之中。方士谦大义凛然的张开怀抱,“来吧小队长,用你的毒肆意侵染我的身体,为了治愈你的孤独,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王杰希用大小不一的白眼表达对方士谦的嫌弃。
方士谦刚想继续他深情的吟咏,就看到了叶修诡秘的心脏微笑。他后背一凉头皮一紧,“叶修你干嘛?”
叶修站起身来。他一边让眼睛闪着诡异的光,一边慢条斯理的回答方士谦,“借个装备。”

叶修找服务生借手套并正往手上装备的时候,张佳乐和孙哲平走进了餐厅。张佳乐第一眼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王杰希,然后是西子捧心的方士谦,最后是带着白手套的叶修。
“卧槽叶修,带着白手套装什么斯文败类啊?”他挑起一边眉毛不解的吐槽,头也不回的冲孙哲平伸出了手。
孙哲平不假思索的从手腕上的一堆皮筋儿里抽出来一个递给张佳乐,直勾勾看着叶修的动作。
叶修却没有看他。他无比温柔的对王杰希说,“来,大眼儿,借个花儿。”明明是慈母哄婴孩睡觉般的轻缓语气,被他说的坦然无比,就像是在说“来,魏琛,借个火儿”。
王杰希也温柔的看着他,优雅而字正腔圆的回答,“滚。”
一些看上去像是玫瑰花茶的东西从他的口中洒落下来,场景唯美如地摊上9元一本言情小说里面的经典桥段。
张佳乐:??????

他沉浸在刚才看到的科幻场景里还没来得及脱身,就看到叶修温柔的向他走来。叶修修长好看骨节分明的手指裹在洁白的丝质手套中,轻轻拢住娇艳的玫瑰花瓣。
——如果忽略叶修微弯的眼睛里盈满的粼粼心脏光辉,这一幕的格调已经上升到了10元小言的告白画面了。
王杰希在叶修身后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张佳乐,表情悲悯祥和,像看着浪子回头儿子的老父亲。
张佳乐瑟瑟发抖。他觉得自己像是被老鸨押解去和绿巨人菊花爆满山的可怜嫖客,瞬间在生命和脸之间做出了抉择,死命往孙哲平身后钻。
然而他没有来得及逃脱大爆手速的叶修的魔爪。在孙哲平保护他之前,那只手翻跃出魔术师般吊诡的弧度,死死的按在了张佳乐裸露在外的胳膊上。
张佳乐用可怕的眼神看着那些花瓣。
然后他一张嘴,吐出了缭乱的百花。
叶修一脸浩然正气的拥抱张佳乐,“恭喜你,成为了【第二个】吐花症的人。”
张佳乐:我不是,我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在张佳乐“大孙啊啊啊呜”的背景音衬托下,一直低头玩手机的方士谦突然爆发出了穿云裂石振聋发聩(?)的豹笑。他笑的手机都拿不稳,掉到了王杰希的面前。
王杰希不明所以的低头看向还亮着的手机屏。

“每个女性朋友都有这样的困扰:痛经、月经不调。其实,这时候的女性不妨喝点味甘微苦、性温,具有理气解郁、活血散淤、调经止痛功效的玫瑰花茶。玫瑰花茶……”





王杰希:mmp.








-END-

评论(26)

热度(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