绰遥顾川_

全职‖UT ‖小绿和小蓝‖国胖‖空之轨迹
这儿绰遥/三三 坐标东北 想啥写啥 总是萌一些莫名其妙的cp 鸽出银河系的弧长狗。
是江明洋的葱花小鹦鹉。
守护纯黑的尖叫 王杰希的大小眼 马龙的发胶 sans的番茄酱 亚兰理查德的栗子。
在叶蓝伞修间摇摆不定。

多多指教。
咕咕咕咕咕咕咕。

【黑遍全联盟】一个牛郎和织女的爱情故事

*王·母娘娘·杰·护崽儿·希:我不要面子的啊?

*又名《变鹊记》,短小预警

*七夕快乐!



又到了一年七月七。

“我们上回书说到——王母娘娘杰希发现自己娇生惯养拉扯养大的织女高英杰被一个凡人生米煮成了熟饭,当即拔下头上银簪,借举天星辰之力就地一划,在牛郎乔一帆面前划出了一道粼粼银河,因为那条波涛汹涌,因此得名江波涛——不过那都是后话了。我们话说回来,苍穹星辰都被纳入江波涛银河,那根银簪便有了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灭绝星辰。”

身着长衫的黄发说书人一甩折扇,笑容勾起,露出唇角虎牙,衣袂飘飘,端的是无限倜傥风流,“牛郎织女自此夜夜思君不见君,只有七月初七才得鹊桥一会。却说那王母娘娘杰希,直气得仰倒、染上顽疾,从此活生生气成了大小眼儿。那究竟为何才会让王母娘娘杰希对于织女有如此强的控制欲呢?玉皇大帝方士谦为何抛下王母娘娘独守空房,变成了单身老母亲?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说书人长衫一掀轻巧跳下说书台,轻轻松松来了好几个七扭八歪的Z字抖动避过人群,钻到了一条破烂小巷中——这是由几列牛郎镇最低等的废弃房屋组成的贫民巷,此时却熙熙攘攘,沸反盈天。

“来了,少天,大家都在等你。”靠近门扉、眉目清雅淡秀宛若江南的年轻人温言笑道。他侧过身去让出位置以让说书人通过,结果说书人一个反身,便将整个身子都挂在了年轻人的身上。

“队长队长——!”黄少天贴紧喻文州的脖子与他耳鬓厮磨,黏黏腻腻的唤他的名字,“今天七夕呀,等下我们双宿双飞如胶似漆举案齐眉琴瑟和鸣凤凰于飞好不好?”

喻文州反手搂住黄少天的腰,微弯了眉眼刚要回答,就被一个痞里痞气的懒怠声音打断了。叶修斜着身子晃过来,挑着眉毛毫不介意的嘲讽他们的你侬我侬,“行了行了,等下时辰到就要到了,准备启程。”

他们翻过霸图峰,越过百花谷,纠结了一行人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的向江波涛银河开去,看起来气势磅礴,不像是去助攻牛郎织女相会,而是要脚踢微草幼儿园。

“等等……”在已经可以能影影绰绰看到江波涛的时候,乔一帆突然斟酌着犹犹疑疑开了口,“要变成喜鹊的前辈们……有人愿意当我的牛吗?”

……

令人尴尬的沉默。

乔一帆:求您了,我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

乔一帆用战友看邱少云的崇敬眼神看着张新杰。

方锐凑到拧着眉头散发寒气的韩文清身边,右肩膀暗搓搓的蹭了蹭韩文清的肩膀,“诶哟老韩,张新杰这等着被一帆骑的积极劲儿,腰力不错,你昨儿晚怎么没好好耕耘啊~?”

卢瀚文没控制住自己,发出了一声意味深长百转千回的“哦~”。他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尾音甩出八个残影,就看到黄少天和喻文州震惊的看着他。

卢瀚文:我不是,我没有。

在与银河相距不远的地方,众人纷纷摇身变成了喜鹊。

“小事情,你猜会谁第一个冲上去?我赌李轩!”孙翔悄咪咪的和肖时钦交头接耳。

肖时钦:“……李轩今天没来。我猜是……”他思考了一会儿,“黄少天?”

“黄少天没错了,他那么爱咋呼。”叶修确定的说。

“江!”

毛色乌黑的俊美喜鹊欢快的啾了一声迫不及待的飞上前去。周泽啾修长的尾翼在空中划出流畅弧线,飞跃虚空,穿过云朵,带着锐不可当的气势,

然后一猛子扎进了咆哮奔腾着的银河,不,江波涛里。

众啾目瞪口呆。

夭寿啦!周泽楷跳江波涛自尽啦!

一群喜鹊扑闪着翅膀就那么静止在了半空里。张新哞面无表情,口吐人言,“距离计划里的相会时间还有2分37秒。”

乔牛郎惊叫一声。他焦急的瞟着时间,众啾也很给面子的加速前进。他们齐心合力,众志成城,很快搭成了一座漂亮而稳固的鹊桥。

“一帆!”高英杰激动的喊。

“英杰!”乔一帆兴奋的跳下张新哞。张新哞摇身变为张新啾,满足的堵住了鹊桥的最后一块不是那么平滑的角落。

两个人幸福的在鹊桥上紧紧相拥。粼闪银河,纤巧鹊桥,牛郎织女相会,郎情妾意。真真是美满七夕。


“卧槽!唐昊你个傻逼!压到我翅膀了!”

“孙翔你他妈别靠我身上!你吃什么了啊沉死了!”

“斗破山河!”

“霸王连拳!”

“什么声音?”织女高英杰埋在牛郎乔一帆的话里疑惑的问。

乔一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jpg】

你们这些魂淡别欺负英杰听不懂鸟语啊喂!

嗯……

今年的七夕,也依旧是很美满呢。



-EN……

王杰希:卧槽!我就活在别人黑我的垃圾话里吗!没有出场机会吗!!

(╯o皿O)╯︵┻━┻

-END-

评论(6)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