绰遥顾川_

全职‖UT ‖小绿和小蓝‖国胖‖空之轨迹
这儿绰遥/三三 坐标东北 想啥写啥 总是萌一些莫名其妙的cp 鸽出银河系的弧长狗。
是江明洋的葱花小鹦鹉。
守护纯黑的尖叫 王杰希的大小眼 马龙的发胶 sans的番茄酱 亚兰理查德的栗子。
在叶蓝伞修间摇摆不定。

多多指教。
咕咕咕咕咕咕咕。

【黑遍全联盟】玛丽苏女主张新杰

*全名《玛丽苏女主张·冰魅爱莉露·新·B·梦蝶·杰和他的霸道情儿韩文清》
 
*一个黄默韩泪张不睡的故事 黑新杰真的是太好玩儿了!写的贼开心!
 
*文笔狗剧情渣人物OOC
 
*我真的是眼粉,信我
 
 
 
1.
 
 
韩文清发现今天的张新杰好像有点儿不一样。
 
他早上推开房间门的时候,不出意料的看到了晨练归来的张新杰。霸图黑红色的运动装裹着年轻柔韧的身姿,脊背挺的笔直,汗湿的鬓发像水溶的墨迹贴在颊侧。——虽然张新杰的表情还是素来的端肃严谨,可韩文清怎么看,都觉得他清透分明的轮廓里带了那么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疯狂。
这样想着,韩文清微微一颔首。这是他们一贯的打招呼方式,按照剧本,张新杰也应该冲他点点头道声“队长早上好”,如果恰逢张新杰心情很好,还会赠送一个弧度不超过15.2°的微笑。
 
可是张新杰没有。
他镜片后水洗一般清澈而深邃的黑眸直勾勾盯着韩文清,直把韩文清盯得莫名其妙,脊背发凉,像是半夜睡的迷迷糊糊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新杰……?”韩文清试探性的叫道。
似乎是开启了某一个神秘的开关一般,张新杰的表情霎时变化了。他温和而锐利的眉眼舒展开来,笑意明媚,直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我花开后百花杀。
“队长!”张新杰灿烂着笑容喊他,尾音跳脱如树枝上单爪蹦来蹦去的小麻雀。
“新杰你昨天熬夜了吗?”韩文清沉痛的说。
“……”
“新杰?”
 
张新杰定定的看着韩文清,曜石般纯冽的眸中氤氲出水雾。
然后他一瘪嘴,委屈的哭了起来。
我说什么伤人的话了吗?!
韩文清不知所措。
荣耀圈场均失误最低的职业选手、霸图严谨细致的副队长此时像幼稚园被揪了小辫子的漂亮小姑娘,哭的梨花带雨、泪眼婆娑,因为太过悲伤甚至打了几个小小的嗝儿。
霸图。即使是养老院,也不是一大堆老太太舞着大红大粉的轻柔飘带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而必须气势磅礴,澒洞浩瀚,唱歌也要是“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最美不过夕阳红。
而这种画风的领衔代表,一条响当当的硬汉,老韩——连哄自家粉粉嫩嫩几个月大的妹妹也是凶巴巴的拧巴着脸、然后头痛的听着小女孩肝肠寸断撕心裂肺的魔音,说一句“别哭了!!”也要比别人多加两个感叹号的糙汉中的霸道糙汉,从来没有安慰妹子的经验,更何况这根本不是什么妹子,而是张新杰。
韩文清毫不怀疑,如果他随意在街上揪个荣耀玩家并且告诉他“张新杰在我面前哭得像个被霸王硬上弓的娘们”,都会被当做是劫匪告上法庭,再因为“精神病患者不负法律责任”无罪赦免。
他还没想出怎么安慰张新杰,张新杰就突兀而精准的停住了哭声。
张新杰说,“韩队,你看到我哭了一分钟流下的1000滴眼泪了吗?”
韩文清突然放心了。
这一定是张新杰。即使是精神失常的张新杰,那也是精神失常的强迫症患者张新杰。
张新杰掬着一捧晶莹剔透的眼泪,神色哀戚,语调激昂,“不——!那不是眼泪!我哭起来眼睛里会掉钻石,遍地开起地里黄的小白菜!你看到了吗,韩文清!”
 
韩文清觉得自己也精神失常了。
他竟然觉得面前这个喝了假酒一般的张三岁,有那么点可爱。
爆可爱。
 
张三岁还在演讲,慷慨激昂,情绪高涨。他炫酷的在脑后虚空呼噜了一下,看起来像是撩了撩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五米长发。
“我有一个梦想,用十字架的光辉普照全人类的希望;
“我有一个梦想,凭美貌与性感虏获所有雄性的目光;
“我有一个梦想,拯救世界后高贵冷艳又圣洁的死亡……”
如果面前这个真疯卖傻的人是叶修、黄少天,随便除了“美貌与性感”交织的张新杰以外的爱谁谁,韩文清一定打爆他的头让他清醒清醒。
“我有一个最脚踏实地的梦想——王杰希的双眼大小一样!”张新杰以一个高昂的尾音结束了他的诗朗诵。他站在韩文清床上,摘下手腕上的霸图代言版手表点在韩文清额头,像圣子赐福即将远征的骑士。
“这是三界最为锋锐的毁天灭地唯我独尊剑,请拿上它,我的勇士,去打败恶龙获得宝藏,治愈王杰希的绝症吧!”
这他妈到底是玄幻文还是西幻文啊?!

一个胡言乱语的张新杰,并不可怕。
但是一个胡言乱语并且失去了他的手表的张新杰,就非常可怕了。
深谙此点的韩文清毅然决然阻止了张新杰的行径。他心一横,索性豁出老脸沉声道,“新杰,我觉得这个神器太具攻击性了,会与我身上的杀气相互倾轧——并没有什么好处。能不能换个神器?”
“唔……”张新杰少女般可爱的歪着头很是为难的想了一会,“好吧。”
 
然后他摘下了挂钟塞到韩文清手里。
“这是十殿九转八卦七星六路五行四象三途两仪一盾,”张新杰庄严的嘱托,“去吧,勇士。”
韩文清沉默了半秒。
“那我走了,新杰。”
张新杰纠正他,“你应该说,‘Yes,my lord’。”
这是什么羞耻又中二的台词啊喂!
韩文清老脸一红。但他还是乖顺的低垂眉眼从善如流道,“Yes,my lord.”
 
“!!!!!!!!”
门外传来倒吸凉气的声音。韩文清顺着来路望去,大敞四开的门外,站着瞠目结舌、看起来快晕过去的高英杰。
韩文清眼前一黑。
 
这可他妈的真是,晚节不保了。
 
 
2.
 
 
高英杰发现今天的韩文清好像有点儿不一样。
 
他只是起的稍微早了点,看时间还算富裕,就琢磨着去兴欣找乔一帆聊聊天。中途路过霸图队长韩文清的房间,就顺便瞄了一眼,结果正好看到张副队赤脚站在床上,镜片下上挑的眼尾勾出七分盛气凌人和三分……娇俏?
高英杰被自己的想法真真切切吓到了。他摇摇头试图驱逐脑中一些奇奇怪怪的联想,余光便瞥到床下立着的一个人,抱个圆盘一样的东西,半仰着头,仿佛是在威胁漂亮女孩的痴汉劫匪。
那那那那——好像是韩文清前辈?!
高英杰再次受到了惊吓。
 
韩文清面容冷肃的走出来,用那种连欧阳锋看了都会心生寒意的眼神直勾勾的瞪着高英杰,眉峰蹙起,不怒自威。他抱着个巨大无比的挂钟一步步逼近,杀气四溢,让高英杰觉得他下一秒就会抡起挂钟把自己糊到墙上狂喷鲜血,A型B型AB型O型全都有。
 
队长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帆我还不想死!!!!
高英杰魂飞魄散。
 
 
3.
 
 
王杰希发现今天的高英杰好像有点儿不一样。
 
他刚刚起床,脑子还半迷糊着推开房门,就看到高英杰掩面从门口跑过。
“英杰?”王杰希疑惑的唤道。高英杰出乎意料的没有羞赧而有礼的回答他,而是置若罔闻、瑟瑟发抖,就那样跑到自己的房间“哐”的一下砸上了门。
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王杰希沉浸在悲伤里不可自拔的时候,看到了从韩文清房间走出来的张新杰。虽然略显骄傲的抬起下颔让张新杰的人设略有崩塌,但被负面情绪塞满脑子的王杰希没有在意,随口问道,“韩队张副队早,知道英杰怎么了嘛?”
下一秒,他的下巴被捏住了。
张新杰踮起脚尖挑起王杰希的下巴,居高临下(?)的斜睨着王杰希茫然的面容嗤笑一声。
“长的还行。”他冷然道,“只可惜是个大小眼儿,没资格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王杰希震惊了。
韩文清站在张新杰身后,拼命给王杰希递着眼色。但常年蹙着的眉使不苟言笑的韩老干部的挤眉弄眼看上去像一个面瘫突患癫痫。
今天是霸图集体发病日吗?!
这样想着,王杰希不可置信的确认,“是你吗张新杰?”
 
啪。
 
“大胆!”张新杰高高扬起手掌,维持着打了王杰希一耳光的姿势生气的训斥,“你这个不对称还没礼貌的贱民,吾名为张·冰魅爱莉露·新·B·梦蝶·杰!”
王杰希捂着左颊不知所措。就算思维吊诡如魔术师,也实在不知道面对一个素来严谨恪律、此时却明显精神状态不正常的人,是该嘤咛一声“贱人!你敢打本宫!”还是怒吼着扑上去你死我活。
“对不住了,王队。”韩文清走上前来,怜悯的搂了搂王杰希的肩膀,将一个钱包塞到了王杰希手里,“这个就当赔罪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回见。”
 
韩文清终于走上了抢钱包的犯罪道路了吗!
王杰希还没来得及震惊于他“终于”的措辞,就发现那钱包好像有点眼熟。
他盯着钱包回忆了三秒。
 
……卧槽!
那是英杰的钱包!!!!!
 
 
4.
 
 
黄少天发现今天的王杰希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不,是十分特别非常极其特别以及天崩地裂海枯石烂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的不一样。
 
他本来正窝在喻文州房间的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打着孙翔昨天推荐给他的超级玛丽版俄罗斯方块,轻松惬意。结果一个睚眦尽裂的大小眼儿突然横冲直撞夺门而入,劈手抓起喻文州靠在门边的扫帚,扭头就要往外冲。
黄少天吓了一跳。他连忙拦住怒发冲冠的王杰希呼叫救援,“队长队长队长我不吃水果了你快过来王杰希他暴走了你快来啊!大眼你这怎么了有什么事啊咱坐下来慢慢谈不好吗冲动是魔鬼要像队长一样冷静来跟着我深呼吸呼—吸—呼—吸——喂喂你放下扫帚啊!”
“这不是扫帚,是灭绝星辰,”王杰希呼吸急促失去理智的吼他,“黄少天你别拦着我我要去找他拼了!!”
他顿了顿继续怒不可遏的悲痛道,“微草的未来!没了!!!!”
黄少天大惊失色。
王杰希意识到了自己措辞的问题。他稍稍冷静了一会儿,组织着语言说,“英杰的钱包,被抢了,英杰吓得话都不敢说,现在还在房间里。”
黄少天愣了一下,然后不可抑制的笑到打嗝,“哈哈哈哈哈哈哈抢钱包这是老韩的骨灰级粉丝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继承革命先烈的光荣传统爱霸图爱钱包鲜艳的毛爷爷飘扬在前胸啊balabala…”
喻文州刚想开口提醒一下黄少天,在孩子被伤害的悲愤的单身父亲面前狂喷垃圾话是非常不明智而且危险的行为,就看到王杰希的眸中霎时灼烧起了熊熊愤怒的万千烈火,左万右千。
他咬牙切齿的说,
 
“就是韩文清干的!”
 
 
5.
 
 
叶修发现今天的黄少天好像有点儿不一样。

他刚点上一根烟歪着脑袋打开了荣耀,就看到黄少天嚷嚷着闯来,呲出小虎牙单脚在地毯上蹦来蹦去,像一只摘不到桃子的金丝猴。
难道昨晚把所有人骗去睡觉后半夜又偷偷起来领着兴欣抢了好几个野图boss的事情这么快就暴露了?
这样内心惊恐的想着,叶修面目淡然的懒洋洋弹了弹烟灰,“哟,来干嘛啊,孙翔给你那个脑残游戏通关了?”
黄少天火急火燎一挥手,“哎呀叶不羞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有的没的有的没的有的没的我和你讲高英杰的钱包被老韩抢了王大眼当时就红血暴走说什么微草的未来没了我得通知楼下的人这层楼就拜托你了一起去楼下集合啊。”
他说的流利不带打奔儿,叶修却完全没听清嘴速500的黄少天在说什么。他隐隐的听出“高英杰”“老韩”“抢”“王大眼”“没了”几个词,从容的摁灭了烟胜券在握的点头,“这层是吧,没问题,包在哥身上了。”
 
“沐橙啊,高英杰被老韩抢了,王大眼也被抢了,可怜那大眼儿啊啥都没了,你去通知楚云秀去喻文州房间门口集合啊,我先走了。”
!!!!
苏沐橙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她难以置信的问叶修,“是我理解的那个‘强’吗!!”
“那还能是哪个‘抢’啊,”叶修半死不活的回答,“走了。”
苏沐橙三观尽毁。她跑去告诉楚云秀,
 
“秀秀!高英杰和王杰希——被韩文清强了!”
 
 
6.
 
 
孙翔发现今天的叶修,不,不止叶修,好多人都好像有点儿不一样。
 
他们围坐在喻文州的房间大眼瞪小眼瞪大小眼,除了少数几个人,每个人都用一种混杂着怜悯和兴奋的微妙而复杂的目光悄悄在王杰希领口露出的一小片皮肤逡巡。
王杰希莫名其妙。他清了清嗓子打算说明事情的原委——
就在这时,唐昊推门而入。他响亮的和大家打招呼,
 
“都在呢?孙翔告诉我的时候我刚起,来晚了不好意思啊。听说微草王队看到高英杰被霸图韩队强(哔)了?然后他去帮助高英杰结果没打过也被韩队强(哔)了?王队没了贞操想要寻死,他怎——”说着他一转眼看到了目瞪口呆的王杰希,连忙关切问道,“诶王队你也在啊?还好吗?韩队看上去就是很粗暴的人,你是第一次吧?疼不疼?”
 
叶修震惊了。喻文州黄少天都震惊了。
在唐昊的短短122个字里,到底包含着一个怎样光怪陆离的淫乱故事啊。
王杰希:ovO
“唐昊你个傻逼!”孙翔毫不留情的嘲笑他,“我只告诉你王队高英杰被韩队给上了,然后哭的梨花带雨肝肠寸断,你别私自加戏行吗?”
他回过头去贴心的安抚加鼓舞面色煞白的王杰希,“没事啊王队,你这么坚强的人怎么会想死呢,我绝对不会坐视糖糕诋毁你的!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
在被微笑着的王杰希连同唐昊一起请出去的时候,孙翔有点儿生气。
“卧槽!王杰希太没良心了!”孙翔愤愤不平的同唐昊抱怨,“不过,发生了这种事,王队的心情想必不会太好,没事,体谅病患,人人有责嘛!”
这样说着,孙翔十分释然、毫无顾忌的听起了墙角。
 
“张新杰今天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极其不对,看上去像被下了什么奇怪的药。”王杰希沉凝的声音隔着门板隐约传来。
“其实我觉着吧,这事儿可能是喻文州干的。”叶修漫不经心的接话,“正好干掉一个竞争对手——毕竟他们玩儿战术的心都脏。”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叶不羞你可太不要脸了,玩荣耀的谁不知道心最脏的就是你啊你不被集火难受是吧本剑圣就没见过你这么无下限的!”黄少天唾弃他,顺便Z字抖动给喻文州打call,“队长招你惹你了招你惹你了,节操呢?人品呢?你是不是就嫉妒队长比你年轻还比你——咳咳咳水!”
打火机的声音。叶修不紧不慢的接话,“对啊,嫉妒他比我手残。”
黄少天一边呛着一边努力想说点什么,喻文州的“来,少天,喝点水压压”,还有叶修的“喂,我们把老韩找过来吧——我有点儿想法。”
 
“张新杰他,可能是昨儿晚熬夜然后睡眠紊乱梦了个游。”
 
 
7. 
 
 
张新杰发现今天的所有人好像都觉得他有点儿不一样。
 
他才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所有人搬着小板凳排排坐在他床边,并在他醒来的一刹那齐刷刷看向了他。
他想到了戴妍琦在联盟群里发的一个表情包,唐僧四人自上而下俯瞰着镜头,露出意义不明的微笑。
张新杰有点儿害怕。
他戴上眼镜,看到了坐的笔直的王杰希。四目相交的一刹那,王杰希的大小眼里不可遏制的流露出一分恐惧。
“王队怎么了?”张新杰疑惑的问。
张新杰尚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捂脸,就听到王杰希生无可恋又要强装激动的浮夸棒读,“我没事,张·冰魅爱莉露·新·B·梦蝶·杰殿下。”
张新杰恍惚了一下。他觉得那一瞬间王杰希好像在他的名字之间夹杂了很多意义不明的字,他听不懂王杰希说话。
于是张新杰果断转向了韩文清,“队长?”
“有什么吩咐,my lord?”
张新杰又恍惚了一下。他觉得那一瞬间韩文清好像对他采用了奇怪的英文称呼和奇怪的恭敬语气,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于是张新杰看到了韩文清抱着的挂钟。他生硬的强转话题,“队长,你为什么要抱着一个钟呢。”
韩文清的脸上显现出复杂的表情。他磕磕绊绊又自然的开口了。
“这不是殿下赐我的神器十殿九转八卦七星六路五行四象三途二仪一盾吗。”
 
张新杰:……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什么盾????????
“你是谁呀?”苏沐橙用那种幼稚园哄小班孩子般耐心的诱哄口吻问他。
张新杰莫名其妙。但他还是冷静的回答,“张新杰。”
“不是张·冰魅爱莉露·新·B·梦蝶·杰殿下嘛?”苏沐橙毫不停顿的继续问道。
“……不是。”
这是张新杰自打醒来第二次别人在他的名字之间夹杂很多意义不明的字。可他还是听不懂。
这是对我昨天23:01睡觉的惩罚吗?!
张新杰惊恐的想。他听到叶修对所有人用那种令人不爽的懒散语气嚣张说,“看,哥就知道,让他睡一会儿就好了吧。”
浑浑噩噩的脑海中无数血红色“让他睡一会”的弹幕飞速闪过,被加粗下划线字体调到最大。
张新杰有点儿害怕了。他抬起手腕看向表盘。
 
12:31。
 
我。竟然。一觉睡到了十二点。
“副队啊,其实你没有睡到十二点的啦,就是折腾到十点我们又把你哄睡着了而已。”张佳乐安慰魂不守舍的张新杰。但张新杰什么都听不到了。
 
我竟然一觉睡到了十二点。
张新杰绝望的想。
这一定是个噩梦。万能的荣耀女神,快让我醒过来吧。
 
 
8.
 
 
然后张新杰就醒了。
 
 
9.
 
 
他从床上坐起身大口大口喘气,像深陷涸辙的鱼。张新杰花了三秒确定这是现实,旋即摸索着戴上眼镜,以手抵住混沌欲裂的额。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他是张·冰魅爱莉露·新·B·梦蝶·杰,有着最好看的容貌,最富有的资产,最得天独厚的背景,连韩文清那样霸道的总裁都被他的美色迷的七荤八素、俯首称臣,做他的情儿。他获得了神器,治愈了王杰希的大小眼儿,功成名就——就被无情的叫醒,告知这不仅仅是黄粱一梦,还是让他一觉睡到十二点、小米在锅里咕嘟咕嘟煮到烂掉的黄粱一梦。
梦境虽已消弭,但那种世界崩塌的可怕感觉还在残留在他脑中,弥久不散。张新杰赶紧在朦胧晨光中摁亮手表。
6:31。
 
啊。世界真美好啊。
张新杰幸福的想着。他披了件衣服出门晨跑,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刚刚推开房间门的韩文清。
霸图黑红色的运动装裹着年轻柔韧的身姿,脊背挺的笔直,汗湿的鬓发像水溶的墨迹贴在颊侧。——虽然张新杰的表情还是素来的端肃严谨,可韩文清怎么看,都觉得他清透分明的轮廓里带了那么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疯狂。
“队长。”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我不是张·冰魅爱莉露·新·B·梦蝶·杰,没有五米长发、七彩瞳孔,伤心的时候不会流下钻石眼泪,开心的时候也不会遍地开满菊花。我没有1000000000000的资产,没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我是张新杰。”
韩文清:“……不好意思新杰我好像幻听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不是张·冰魅爱莉露·新·B·梦蝶·杰,没有五米长发、七彩瞳孔,伤心的时候不会流下钻石眼泪,开心的时候也不会遍地开满菊花。我没有1000000000000的资产,没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我是张新杰。”
张新杰一丝不苟的说道。
 
 
10.
 
 
韩文清发现今天的张新杰好像有点儿不一样。
 
他会说一些莫名其妙怪力乱神的话,像精神失常了。
韩文清觉得自己也精神失常了。
他竟然觉得面前这个喝了假酒一般的张三岁,有那么点可爱。
 
爆可爱。
 
 
 
 
 
 
 
-END-
 
 

 
 
番外戳这儿【黑遍全联盟】论如何哄睡梦游的张新杰

评论(42)

热度(1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