绰遥顾川_

全职‖UT ‖小绿和小蓝‖国胖‖空之轨迹
这儿绰遥/三三 坐标东北 想啥写啥 总是萌一些莫名其妙的cp 鸽出银河系的弧长狗。
是江明洋的葱花小鹦鹉。
守护纯黑的尖叫 王杰希的大小眼 马龙的发胶 sans的番茄酱 亚兰理查德的栗子。
在叶蓝伞修间摇摆不定。

多多指教。
咕咕咕咕咕咕咕。

【黑遍全联盟】一颗职业选手味儿的巧克力球〔下〕

上篇【黑遍全联盟】一颗职业选手味儿的巧克力球[上]

 

*大概设定:吃了某位选手味儿的巧克力球就会拥有该选手的一个生活习惯或者性格特点

*200fo点梗 除了评论的cp剩下的就没怎么着笔 于是就不打tag了

*cp伞修/喻黄/方王/韩张/双花/双鬼/肖戴/高乔 微林方

*隐含苏沐秋×张新杰 王杰希×黄少天 方士谦×周泽楷 韩文清×魏琛 孙哲平×叶修 韩文清×乔一帆 杜明×吴羽策 肖时钦×楚云秀【?!】

*私设伞哥复活

 

 

 

#雷霆的场合

  

  

“程泰上啊缩手缩脚干什么呢?你是枪炮师还是海无量啊,君莫笑boss的屁股就在你眼前晃来晃去直捣黄龙干翻他,方学走位,千万别怜惜啊快点过去爆那流氓的菊花,小戴发什么呆呢拉住啊,你不能仗着我宠你就为所欲为所欲为,要不要我给你一个爱的吧唧啵加个buff哦?”

雷霆的训练室里,团队赛的5+1人在做着十分正常的团队练习,这次的对手是虚拟出来的兴欣。比起其他战队,散人君莫笑是个比较需要集中精力去对付的难缠角色。只是此时抛开他们热情似火的队长不谈,雷霆队员都有些心不在焉。

张家兴手一抖,一团神圣之火腾地乍起,被对面海无量连滚带爬的避过,还顺手搓了个气刃回敬他。与其一起攻击向张家兴的,还有肖时钦的狂轰滥炸式指挥。

队长突然变成了黄少天怎么办?急,在线等!

张家兴十分痛苦。抛去操作的时间不谈,光是从肖时钦的长篇大论中找出要点就要花上至少一秒——这还是他已经在肖少天的文字夹缝中艰难的生存了一个小时的成果。

他不由得回忆起那些年被黄少天的满屏文字泡支配的恐惧,顿时如芒在背。

 

可怕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肖时钦的指挥仍然精确犀利、直中要害,只是苦了场上剩下的四个人,十分辛苦的解读自家队长的战术意图,出了纰漏还得自觉把锅背上,对肖时钦无休止的嘲讽甘之如饴。

他转头和戴妍琦耳语,“队长今天抽什么风了?话唠的跟个黄少天似的。”

“你想多了。”戴妍琦一脸浩然正气的回答他,“我觉得队长一定是贴心细心又耐心的帮我们抵消对黄少天垃圾话的影响。”

现在的小情侣看彼此都自动套上了32层滤镜吗?张家兴震惊了。他不死心的问道,“你难道一点都不觉得烦吗???”

“你这就不对了啊小张同学,”戴妍琦拍了拍他的肩膀严肃的教育,“队长就是我们的中心,你这种思想实在很危险,拖出去枪毙一百遍,回去记得默写《爱护队长守则》啊。”


你一个三年级新生装什么大姐大啊?你以为你是楚云秀吗?我才是前辈啊前辈!!

张家兴无语凝噎。他深深觉得自己和粉丝滤镜无穷厚的戴妍琦间有千沟万壑,索性转到另一边和第六人米修远搭话。

“修远啊,刚才你也都听到了,你说队长这不上不下的年纪,突然性情大变,能是青春期无比逆反还是更年期喜怒无常呢?”

米修远没有搭腔,甚至可以说是噤若寒蝉。他张了张嘴却没出声,只用可怕的眼神看着张家兴肩膀边上的位置。

张嘉欣头皮一紧,似有所感的缓缓扭过脖子。然而他还未能及时调转过头,耳边就骤然传来恍若机关枪扫射一般的轰鸣,“干什么呢家兴,你是不是忘了在训练了?没有一颗DPS心的奶不是好奶,你再看看你都被君莫笑打红血了还在站桩,你看君莫笑踩在你尸体上耀武扬威的那不要脸的样儿,你能忍吗?还诋毁队长,我一场比赛十几万上下,虽然没有几十万,你也不能看不起我,懂吗懂吗懂吗?”

米修远看着在肖时钦黄少机枪扫射下目光涣散眼看要吐血而亡的张家兴,很是同情了一会儿。然后他注意到戴妍琦正在座位上放空,时不时还露出眩晕的傻笑,一脸被塞糖的幸福表情。

“怎么了戴姐?”他好奇地问。

戴妍琦捂着嘴发出鹌鹑一样“唔噗噗噗”的笑声,然后神神秘秘地和他说,

 

黄肖这对儿cp,真好吃啊!

 

 

#虚空的场合

  

  

吴羽策有点儿生气。

李轩从吃了一个粉丝送来的巧克力球后,就突然把全员召集了过来开战术会议。要知道,这并不是什么朝阳冉冉微风徐徐的清晨,而是半夜12点半。

作息规律的职业选手显然不适应这种“凌晨被队长从被窝里拎出来”的通宵方式的——这点在李迅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他闭着眼睛游魂般的飘荡了过来,看李迅沉浸在睡梦中的安详表情,吴羽策毫不怀疑,如果他靠得太近,会被分不清这是荣耀还是现实的李迅,打出一个角度刁钻时机完美的舍命一击。

吴羽策揉了揉眼睛问李轩,“这么晚了干什么啊要?”

李轩神采奕奕的眼中闪烁出了无比明亮的光芒。他飞速打开了投影,转头和所有人宣布,“我们今天做兴欣战队的复盘。”

吴羽策特别想说“你神经病啊”,但他忍住了,只用一个关心队伍的好副队的口吻,理智而冷静的说,“和兴欣的比赛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我个人认为我们现在应该把重点放在下轮,客场打微草比较艰难,值得我们好好研究一下——而且我并不觉得上赛季的复盘对于本赛季变动许多装备的兴欣有多大作用,希望队长考虑一下。”

李轩面无表情地凝视他三秒钟。

然后他转过头对虚空全体说,“来,我们来看兴欣的这场擂台赛。”

 

卧槽!吴羽策愤怒了。他重重地拉开座椅坐下去,鼻孔朝天睥睨万物,浓重的怨气化作暗阵瘟阵无数阵在李轩脸上引爆了鬼神盛宴。

而罪魁祸首毫不迟疑地将进度条拖到了守擂的寒烟柔一战,目不转睛地看了起来。

“龙牙,漂亮!这记龙牙的角度和时机都恰到好处……斗破山河!真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出招,但确实取得了十分好的效果。兆蓝的节奏已经被她明显的打乱了。”

嘤!躺着也中枪的葛兆蓝委屈巴巴的向吴羽策投去求助的眼神。

吴羽策很给面子的皱着好看的眉站了起来。他咬着后槽牙颇为不爽地说:“李轩,你他妈抽什么疯?”

李轩愣了一下,然后毫不在意的笑着温言劝慰,“没怎么呀。这巧克力挺好吃的,阿策你要不要吃一个?”

在排列整齐的巧克力中间,有一个小小的缺口,里面有两个字。

 

杜明。

 

吴羽策沉默了。他凝视着那个写着杜明的小小空隙,隐隐约约有了点模糊的揣测。

“我先不吃了,谢谢队长,”于是他说,“我觉着方锐的水平现在还在逐渐上升,我们要不然看一看单人赛?”

吴羽策将李轩眼中的一万个不愿意尽收眼底。他虚虚眯起湛黑眼眸磨了磨牙,一针见血地说,“李轩,你是不是喜欢唐柔?”

李轩听着副队挑出的蕴满威胁意味的尾音,突然回想起了一些令他不是很愉快的东西,例如搓衣板遥控器榴莲仙人掌等等。他被对唐柔奇怪的恋慕感冲昏的头脑在那一瞬间本能的感到了恐惧,但还是没拗过突如其来的汹涌爱意微微羞赧的诚实答道,“……是。”

“很好。”吴羽策咬牙切齿的微笑,“那我们现在就去。”

 

“去兴欣。”

 

 

#兴欣的场合

 

 

“所以这就是你们全都赶过来的理由?”叶修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涌入本就逼仄的兴欣俱乐部的霸微蓝雷虚一干人。

“我想叶修前辈也一定深受其害。”喻文州温和而笃定的说,“所以就抛去无意义的猜忌吧(张新杰猥琐的嘿嘿笑了一声问:猜什么?),大家群策群力,一起想办法解除诅咒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吞云吐雾的张佳乐,叶修恍惚了一下。他回想起今天清晨五点钟被一股神秘力量生拉硬拽成跑了一千米的要命场面,打了个寒颤,“大眼儿不是会驱鬼(吴羽策哼了一声),效果如何?”

王杰希委屈的垂下眼睑,违背生理学一夜之间长出的呆毛也萎靡不振地垂下来,看上去很是沮丧。他低低的小声的说,“不好……”

“小队长昨天晚上烧符烧了一晚上,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符灰眼睛也不带眨的一股脑儿泡水喝下去——直到起飞也没试出来。”方士谦无奈的说。他表情淡然,内心却疯狂的咆哮着。

卧槽王泽楷太可爱了!!这样的羞涩小队长给我来一打!!!

 

魏琛在和张新杰进行友好而猥琐的亲切会晤。黄少天被旁边围观还在释放王霸之气的韩文清吓得想去微草避避,又被不逞多让的高英杰震慑住了,只能缩着脖子溜到肖时钦旁边。

“yo小事情!”他眉飞色舞元气满满地打招呼,“雷霆怎么也来了,你们的人变成了什么?不会是小戴变成了楚云秀吧哈哈哈哈哈——”

戴妍琦被这种“自己萌上的北极圈冷西皮突然同框”带来的巨大满足感刺激的倒吸一口凉气就往肖时钦怀中倒去。肖时钦一手扶住戴妍琦的腰,一边淡定开口。

“是呀我也觉得真巧,小戴没变成云秀倒是我变成你了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我也觉得十分荣幸,要不然我们一起交流一下垃圾话的使用或者jjc来一盘?好久没和剑圣交手了有点手痒我现在去开房!”

从来没有被自己垃圾话突突过的黄少天:???

 

李轩热情洋溢的握住了唐柔的手,“唐小姐你好!我是虚空战队队长李轩,今年25岁,相貌端正品行良好,不抽烟喝酒赌博吸毒,未婚有房——”

吴羽策揪着李轩的衣领一把把他拉到自己身前,斜挑着半边眉冷漠的看着他。

“吻我。”他说。

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嘴狗粮的唐柔:……

吴羽策看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耐地皱起了眉。他啧了一声,索性主动凑过去狠狠的咬了一口李轩的下唇,像充满占有欲标记领土的野兽。

 

李轩突然觉得自己神智清明、醍醐灌顶。他被吴羽策难得的主动狠狠的可爱到了,受宠若惊的热情回应、唇齿交缠,直到又被吴羽策咬到舌尖才从幸福感里回过神来。然后,

 

我操!李轩心虚地回忆起了自己这几个小时的各种惊世骇俗的行径,他讪笑着看向面若桃花(?)的温柔策,小小声的说,“阿策……”

“什么也不用说了李轩,”吴羽策冷冷的打断他,头也不回走出了兴欣,“买十个仙人球吧,这次不让你跪着了,膝盖太疼,咱站着。”

李轩爆委屈。他匆匆追着吴羽策跑了出去,还顺便贴心的提醒了一下一干人摆脱彼此设定的方式。

 

“来吧小队长!”方士谦热情似火的二哈扑向王杰希,“这一定是命运的安排,王子邂逅了被诅咒的公主,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说出50个字就是默许我亲你了啊!”

王杰希很努力的计算了一下周泽楷的语速,然后悲哀的发现除了打爆方士谦的头之外没有什么挽救的方法了。

韩文清黑着脸把正在和魏琛比谁黄色笑话讲的多的张新杰拖走,交换了一个一如既往的吻。

孙哲平一边汲取着张佳乐嘴里满满的烟草气息,一边决定回去就把霸图方圆百里内的烟全部买空。

戴妍琦沉浸在黄肖play的一百种姿势里不可自拔。她笑嘻嘻的吧唧了队长一下,然后yy着接受了肖时钦的吻。回去就更文!她想着。

乔一帆想妈卖批。他实在没有勇气对长着韩文清脸的英杰干出任何僭越之事,就只悄咪咪凑过去亲了下高英杰唇角。

——至少现在看来一切都很和谐是吧?

 

“啊啊啊啊队长我求求你放过我吧!!”黄少天闭着眼睛惨叫。他上蹿下跳看剑看剑三段斩一通乱喊,然而被喻文州一个死亡之门拉到了身边。

“我不要和大眼儿接吻会有心理阴影的队长爹爷祖宗我庙压你药蓝雨cnwioekfnjdooqkcnnxoosmw”

喻文州:^_^

 

苏沐秋看着一团闹剧十分头痛的抚了抚额。他转过头去看向叶修,叶修也在看着他,漆黑纯澈的眼睛里闪着粼粼闪闪的星光。

“来吧。”叶修说。

 

 

 

 

然后他干脆利落的以头戗桌,发出一声清脆的duang唧声。

  

苏沐秋:?!?!?!

他看了一眼时间,23:01。

 

 

苏沐秋:呵呵。

 

 

-END-





评论(10)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