绰遥顾川_

全职‖UT ‖小绿和小蓝‖国胖‖空之轨迹
这儿绰遥/三三 坐标东北 想啥写啥 总是萌一些莫名其妙的cp 鸽出银河系的弧长狗。
是江明洋的葱花小鹦鹉。
守护纯黑的尖叫 王杰希的大小眼 马龙的发胶 sans的番茄酱 亚兰理查德的栗子。
在叶蓝伞修间摇摆不定。

多多指教。
咕咕咕咕咕咕咕。

【UT二周年贺】PARTYTALE

*全员向 PE结局后两年的治愈小甜饼……?

*灵感来自 @大洗耳 太太的这张图

*私设ⅠGrillby并不怕水 而且还很爱玩()

 私设Ⅱ9.15是福与怪物们踏上地表那天

*OOC 身为一个已经高三还在100分上下挣扎的英语渣()里面如果有语法错误就将就着看吧

1.

Grillby坐在柜台前,漫不经心的擦拭着高脚杯。从营业至今三个小时,还没有光临一位客人。

自从人类打开通道之后,地面与地底的交流愈发频繁,留恋阳光便就此定居地面的怪物也并不是少数——前几天,隔壁家的长耳朵小姐刚刚遛着弟弟跟他告别,想到以后可能再也没怪定炭烤草莓味儿的亲子套餐了,Grillby有些落寞。

今天是9月9号。距离地底世界的第一批怪物脚踏实地,已经有接近两年的时光。

两周年庆典迫在眉睫。

更多的怪物汇集地表,事实上不止Grillby's,整个地底大部分店铺基本都是门可罗雀(要知道,他已经不止一次的负责将借酒消愁烂醉如泥、脸上堆出的褶可以塞下整个牧场的蜗牛塞进其中的汉堡小哥送回酒店了)。

一只像模像样打着红色领结的Froggie蹦蹦哒哒从门口走过,看上去要奔赴地表参加近期数不清的宴会之一。除却积雪碾在足下的咯吱声,本该热闹无比的Snowdin此时只能听到风吹拂Grillby头顶跳动的烈火的细微窸窣。

百无聊赖啊。

Grillby从后厨取了块冰在指尖把玩一会之后便握在手心,于是小小的酒馆里便复多了种水汽蒸发的咝咝声。

午后的光线——也许那称不上阳光——斜斜的倾在Snowdin的雪地上,粼粼闪闪的璀璨,像回音花蕊被取下来镶嵌进雪白的丝绸。

彼时Snwdin也寥寥无怪,是祥和到拖慢时间的慵懒感觉。这样的气氛中,Grillby开口了。他将半融化的冰水均匀涂抹在玻璃杯壁上(虽然大部分水珠刚刚或者还没来得及抵达目的地就被蒸发殆尽),头也不抬的冲着空无一怪的吧台问,“怎么有时间过来?”

对面座椅上的空气漾起了一个极细小的涟漪。毛绒绒的粉色拖鞋勾住脚蹬将座位抬了些许,穿着蓝色帽衫的骷髅凭空出现在转椅上,苍白骨节点在额头,颇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Huh,真不幸,又被你发现了。”

Grillby将高脚杯放进橱柜,单手拄在吧台上支住颊侧,火焰烤灼着木质柜台发出熊熊炉火中的温暖木柴般的噼啵声,“好久不见了啊,sans,你们的宴会准备好了?”

“这就是我来找你的目的,伙计,一个重大的、‘骨’动人心的消息——”骷髅打了个响指眨眨眼眶,露出恶作剧即将得逞般诡秘的笑容。他的身形闪烁了一下(Grillby敏锐的发现柜台下的番茄酱骤然消失了一瓶),然后丝毫没有愧疚之意的将空瓶放在吧台边,指尖揩去了嘴角残留的鲜红酱汁。

“这次庆典——我们决定在Grillby's举行。”

“?!”

一直认为自己彬彬有礼、修养良好的尽职尽责的老板Grillby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温度,与皮肤接触的吧台很给面子的焦糊了起来。

2.

“我!伟大的Papyrus,现在开始部署任务!”高大的骷髅单脚飒爽踏在椅子上,高高扬起带着镶金手套的掌骨,元气满满的宣布,“Undyne和Alphys去寻找好棒冰小哥吧!”

女性科学家的脸突然轰的一声烧了起来,一朵小小的粉红蘑菇云在她头上炸开。Alphys红着脸偷偷瞥了一眼Undyne,鱼人也在看她,细长的湛黑瞳孔是苏到爆炸的笑意。

Alphys感觉自己的脸已经发出了滋滋的声音。她忙不迭的跳下凳子,只说了声“那我们就走了!”就跌跌撞撞冲出了酒吧,Undyne朝一屋怪眨了眨眼,也随之走了出去。

“Mettaton,呃……”Papyrus顿了一下,“请你去旁边找雪人的雪块吧!”

化作人形的俊美机器人长腿交叠倚在桌上,听言后用未被刘海遮住的左眼抛了个妖艳的wink。

“真是个轻松的任务啊——那真是谢谢你了,papy,”看着Papyrus被叫到昵称后露出一脸受宠若惊的迷弟式傻笑,Mettaton轻巧跳下椅子变成了灰色的方盒,“那完成之后,如果还有富余的时间……”

“请随便使用!”

机器人发出满意的轮轴摩擦声。他扬了扬机械手臂,滑轮滚向瀑布的方向。

“我和Tori……去哪?”Asgore靠在墙边,眼角悄悄瞥着正与sans讲着无聊冷笑话的Toriel,小心翼翼的问(后者哼了一声转过头去留给他一个高贵冷艳的背影)。魁梧的怪物沮丧的耷拉下肩膀,金色的胡须有气无力地垂下来,向Papyrus投去恳切的求助目光。

Papyrus冥思苦想。身为皇家护卫队中的THE GREAT PAPYRUS,为国王排忧解难是他应尽的责任与义务!这样充满正义感的想着,Papyrus已经为他们安排了一个绝妙的约会场地。

“那就去Temmie村庄邀请几个temmie吧,Nyeh Heh Heh!道旁的回音花折射着令人迷醉的光芒,当道路完全黑暗下来,还可以……”

Papyrus的脸上露出陷入幻想的陶醉表情,一直在旁边悠哉游哉事不关己偷懒的矮小骷髅突然一反常态的敏捷蹦了起来,咬牙切齿的微笑着,“Hey,papy,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在他还没来得及追究带坏他又酷又单纯弟弟的罪魁祸首,Papyrus冲哥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sans觉得那像是地面上那个叫“太阳”的天体发出的光芒,无奈的摊了摊手没有追究。

“那我——就巡走各地邀请嘉宾,至于sans……”Papyrus拍了拍sans的肩膀严肃的说,“你就去和我们的人类朋友玩吧!”

看着骷髅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可怕表情,Papyrus很贴心的解释,“你知道,伙计,在Grillby's的宴会是我们给我们的朋友的小小惊喜,所以你这个任务多么艰巨!快去吧!”

sans再次摊了摊手。

“如你所愿。”

3.

Flowey躲在Grillby's的门旁窥视着这一切。它听里面的交谈断断续续,只最后一句“给人类一个惊喜”听得真切。

既然这样,那就可以在人类赶来的时候把一切都说出来,计划被破坏的怪物与破坏了计划的人类都会心灰意冷,它就可以趁机吸收所有灵魂——

这样在脑中构想着伟大的计划,Flowey发出邪恶阴狠的笑声(尽管它听上去像极了地表某个叫鹌鹑的动物)。它很有耐心的找了个能监控附近的阴影里,开始翘首以盼人类的到来。

最先回来的是穿着有灿金边饰铠甲的高大骷髅,他带来了Snowdin附近的很多怪物,宴会需要的一切很快就被安排的井井有条,而他自己也一头扎进了Grillby's的厨房捣鼓着晚餐,只留下黄色皮肤的怪物小孩在外面一步三跤跌跌撞撞的统筹。

再然后是妆容精致的机器人。他优雅从容的迈着长腿,臂弯挽出的好看弧度揽了一个看起来很是羞赧和惊喜的幽灵。Mettaton将星星点点的雪花挂在一根金属弹簧软管上缀在穹顶,修长指尖在上面虚虚抹过,已经开始暗淡的Snowdin霎时闪烁着梦幻般的粉红色光晕。这一举动自是引起了机器人后面一长串的雌性怪物的疯狂追捧,本来在暗处昏昏欲睡的Flowey被这排山倒海气吞山河的尖叫吓得一激灵,用着质壁分离的力气才忍耐住将那一群蠢货轰杀成渣的欲望。

它索性没有再打盹,全神贯注的盯着Snowdin的路口,很快便看到了推着冰箱的好棒冰小哥、难得穿了波点长裙的女科学家和单手擎一个重物的鱼人。赤红马尾高高扎起随风飘扬,鱼人将重物气势万钧砸向地面,一抬手便召唤了蕴着锐蓝光芒的长矛。

她发现我了吗?!

这样想着,Flowey绷紧了每一片花瓣,藤蔓紧贴地面蜿蜒开来,摆好了蓄势待发的战斗姿势。鱼人不假思索地刷刷几下割裂木箱输出,露出其中巨大的钢琴。她操纵着长矛开始咣咣的弹起钢琴,是流传甚广的《UNDERTALE》的变奏。

很快,王后和国王也回来了,一个端着几盘几盘的肉桂奶油派,一个手握着一把把荧蓝色的回音花。国王把回音花围着酒馆栽在雪地上,很快有不同的小小蓝色怪物分别凑至花前,唱几声调不同的“hoi!”。

然后它们依次触碰面前的回音花让它们发出响声——那是和Undyne所弹一样的曲子,叮叮咚咚宛若泉水泠泠。

有狗在全神贯注的做着雪雕,淡色的鸟形怪物在和自己的父亲练习着笑话,粗犷魁梧的铠甲士兵极其轻柔的挽着乌龟老头儿缓慢走来,和善的兔子小姐柔声敲着不曾开过的门。

Flowey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奇怪。它是没有感情的,但此时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从心底暗暗滋生,沿着根茎叶攀附至花心。

它还没来得及细想,便看远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纤瘦人影。Flowey一下子隐没在泥土中,下一秒便出现在人类眼前。

“Hey,朋友~”它露出温柔可亲的笑意,甜腻腻的打着招呼,“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

Flowey的声音戛然而止。身着连帽衫的骷髅挡在人类面前双手插兜懒懒散散的站着,笑的依然吊儿郎当混不正经,只是眼窝之中的黑色愈发深湛。

“不如也给我讲讲?要不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骷髅微微眯起的眼中闪出一抹幽蓝与荧黄交错的光芒。

“你可绝对不会喜欢。”

4.

Frisk在叼着Flowey狗护卫的引领下踏进的Snowdin。怪物小孩一蹦一跳的跑来——这次他没有摔跤——将来一束由废墟尽头金色花朵编织的花环挂在了人类的脖子上。路旁的狗、骷髅、各式各样的怪物以及最大的人类雪雕在漫天飘落的粉色雪片下粼粼闪闪,热气腾腾的肉桂奶油派和意大利面摆在面前。宽厚的国王挥了挥羊角,在王后热泪盈眶难以自已的时候,悄悄把她揽在了怀中。

人类踩着Snowdin的雪地,咯吱咯吱的响声。身旁的两个temmie一路触碰回音花,Undyne砸着钢琴,Mettaton配着Nepstablook的节奏吟唱歌谣。那是《UNDERTALE》的欢快变奏。

然后人类踏进了Grillby's。Flowey被扔在木质地板上气息奄奄的咒骂着,店长擦拭着酒杯抬头微笑。一直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的sans不知何时站到柜台前遥遥举起盛满番茄酱的酒杯,笑眯眯的拍了拍狗护卫的头,“干得漂亮,伙计。”

Papyrus从厨房旋风般冲出,热情洋溢的给了人类一个意大利面味儿的拥抱。“为我们的人类朋友,为我们踏上地面二周年,干杯!”Papyrus举起手机对准一屋热闹,和所有怪高声喊,

“二周年快乐!”

Frisk冲着镜头展露能做出的最努力的微笑,悄咪咪比了个剪刀手。

5.

想着这样的场景每年都会出现,这使你充满了决心。


—END—

评论(3)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