绰遥顾川_

全职‖UT ‖小绿和小蓝‖国胖‖空之轨迹
这儿绰遥/三三 坐标东北 想啥写啥 总是萌一些莫名其妙的cp 鸽出银河系的弧长狗。
是江明洋的葱花小鹦鹉。
守护纯黑的尖叫 王杰希的大小眼 马龙的发胶 sans的番茄酱 亚兰理查德的栗子。
在叶蓝伞修间摇摆不定。

多多指教。
咕咕咕咕咕咕咕。

【甜遍全联盟】男朋友变成了8cm怎么办?!

*给 @今天示范倒立了! 小可爱的生贺 所以喻黄的篇幅大概会长 索性排到最后面啦。

*cp喻黄【后面的按照顺序】伞修/双花/方王/昊翔 每篇世界观彼此独立

*不懂美术 比例尺可能存在bug

#伞修的场景

趁着叶修不知道去哪个角落长蘑菇,苏沐秋推开了叶修的房门,准备实行他的缴烟计划。

目标黄山,坐标被褥正中;目标黄鹤楼,坐标地板。

很好。苏沐秋眯起眼睛笑了笑,上前几步干脆利落的将那包无比醒目的黄山揣进了兜。——在他背后,地板上的黄鹤楼缓缓竖起了烟盒,完全无视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的禁令,摇摇晃晃的向床底跑去。

如果仔细打量的话,还能看到目测已经成精了千八百年的黄鹤楼下面伸出的,十分努力捯饬着的两条小细腿。

???

听到窸窣声响的苏沐秋回过身去。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先前搜索到的那包黄鹤楼安静如鸡的躺在地板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拔腿狂奔歇斯底里的样儿,就是个普普通通了无生气的烟盒而已——唯一的区别大抵就是比之前挪了点位置。

苏沐秋有点疑惑。他拎起烟盒随手一抖,几朵被掏空烟丝的软趴趴纸卷被抖下来悠悠散落在地上,颇有几分可怜兮兮。

在被捏着的空盒里,苏沐秋掂出了些微的阻力和重量,像是什么玩意在死命的扒着盒壁。

于是他更加用力的抖了抖。

啪叽。

一只大概8cm的叶修模样的小人儿掉了出来。他刚落到地板上就端正的直挺挺躺尸了起来,手指紧贴大腿外侧,紧闭双目面容安详,努力把自己伪装成一根超脱尘世九转成仙的黄鹤楼。

面对难得乖巧的叶修,苏沐秋的少男心着实被biu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熟知心脏各种套路的苏沐秋好整以暇的叩了叩地面,对一丝不苟装死的叶修说,“给我吧。”

叶修装聋作哑。一直到苏沐秋敲地板的频率接近于野蜂飞舞,他才不情不愿的从身后掏出一小根烟丝扔到地板上,然后继续十分敬业的cos黄鹤楼。

“阿修——”苏沐秋拖长了尾音甜腻腻的唤道,脸上挂着十分温柔的微笑。叶修却微不可闻的颤抖了一下,条件反射就想捂腰。他复摸出几撮烟丝,而后蜷起身子赌气般缩成一团,拒绝再与苏沐秋进行任何形式的交流。

苏沐秋笑得人如其名,如沐秋风,我花开后百花杀,满城尽带黄金甲。他捻起叶修右腿轻轻松松将他大头朝下拎起来,轻柔的晃了晃。

噼里啪啦的响声。数不清的大的小的烟丝前仆后继从叶修身上各种匪夷所思的地方摩肩接踵掉下来,看起来大概是一盒烟的量。

苏沐秋十分满意的揉了揉抱着空空如也烟盒神色哀戚就差淌泪的叶修,走出门兴欣销烟。

缴烟计划完美完成!还收获了8cm叶修×1,PERFECT!

苏沐秋在心里花式鼓吹了一波自己。

待房门完全关上之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叶修突然舒展开眉眼笑得像只餍足的猫。他的左颊微微鼓起,看上去像是舔了舔后槽牙。

荣耀之神!

最大赢家叶修这样想着,幸福的嚼了嚼藏在嘴里的烟丝。

#双花的场景

张佳乐坐在流理台上,裸露出来的小腿搭在洗碗池边缘一晃一晃。

他环抱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石榴很是享受的咬了一口,感觉着西瓜般多汁而又有着石榴的酸甜的味道十分欢脱的唤:“大孙大孙大孙——”

孙哲平微微扭过脸冲张佳乐笑了一下。他手下动作未停的将切好的菜投入锅中,随手冲了冲砧板,然后撩起衣服下摆拭去额上的薄汗。

!!!

张佳乐突然想起一个被自己忽略的问题。他战战兢兢的看向自己缩小了之后随之变白了数个色号的嫩生生的肚皮——

牛奶般的色泽,平滑而好看的弧度。

完了!张佳乐绝望的想。

他是个爱臭美的,自从被百花旧粉嘲讽弱鸡之后,发愤图强地与心爱的零食挥手作别,在健身房挥汗如雨一个夏休,才终于在宅男体上练出薄薄一层六块腹肌。

现在自己缩水了,腹肌也干脆利落地直接缩没了啊啊啊啊啊啊!

孙哲平端着晚饭走出厨房的时候,张佳乐气鼓鼓的坐在餐盘里,无限忧愁的抚摸着自己超强六合一的莫须有腹肌,看上去丝毫不在意自己活像一道餐后甜点。

因为体型的缘故,所有餐具都成了庞然大物。他尚未从丧腹肌之痛中走出来,沉浸于悲伤不可自拔,看每个沉甸甸的日常用品都像是在张牙舞爪的嘲笑着他有多么虚。张佳乐扒着碗沿踮起脚盯着碗里的白花花蹦跶了几下,却徒劳无功。

他根本就够不到那狗日的!!

孙哲平看着前一秒气得乎乎的张佳乐突然颓丧了起来,好笑又无奈的插起一筷子米饭直接递送到张佳乐面前。

他一边用刀叉将肉食切成块堆在餐盘里等待张佳乐宠幸,一边偷偷瞥着看上去有些沮丧的张佳乐用小小的手捧着米饭呼了呼一粒粒送入嘴巴里咀嚼。

小小人儿的腮帮子被塞得鼓鼓的,像只懵懂可爱的小仓鼠。

孙哲平暗搓搓的摸了摸张佳乐一晃一晃的小马尾。

乐乐真可爱。

糙老爷们儿兼霸道总裁孙哲平,捂住了他一跳一跳的少女心。

 

#方王的场景

想洗衣服然后一掀开沙发背上的微草队服就看见一小只赤条条王杰希的方士谦内心是崩溃的。

大抵是刚刚从黑暗中陷入一片刺眼的光芒,王杰希不知所措的用小小的手捂住眼睛,脸上是难能可见的、脆弱而迷茫的神色。他好像花了几秒钟就适应了这种亮度,把手放下来的时候,已经换回了平素正经得带些微淡漠的表情。

——只是这样的端肃出现在一个没有巴掌大的糯米团子般的雪白小人脸上,看上去像个身着老生戏袍长髯直拖地面的垂髫小儿,非但没让人心生敬畏,反而平添了许多可爱。

方士谦抹了把不存在的鼻血。他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去揉王杰希的头(然而被后者嫌弃的躲开),心花怒放的问:“小小队长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说完他觉得自己的语气太过雀跃,连忙轻咳了一声聊将掩饰。所幸王杰希似乎并未在意,自顾自努力思索了一会儿后回答他,“我刚刚也打算洗衣服来着——然后就这样了。”

8厘米的王杰希嘴巴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只有眼睛是大大的,雾蒙蒙的潋滟着一层水光,看上去大小眼也不那么明显了。他说话带着点软糯的奶音,说什么都像是委屈。

只恨君生我未老!

方士谦做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实际内心早痴汉般陷入了对幼体王杰希的各类幻想中。他一本正经的胡诌了一个很没营养的建议:“要不我带你去微草看看?”

王杰希点了点头。他似乎是想说些什么的,但一个字都没出口,就全数换成了做云霄飞车般的尖叫。

似乎是觉得“尖叫”这个词套在他身上有点oic,王杰希只短促的出了半声就默默闭了嘴。他死命揪着突然将他拎起来放在肩头的方士谦的衣领,闭上眼睛不敢看对他来讲足有几十米高的地面。

你他妈带我坐跳楼机先通知一声啊!

王杰希气不过,森然磨了磨牙,对着近在咫尺的脖颈用力咬了下去。

“嘶!”方士谦吃痛,连忙捂住脖颈上两排小而深的牙印忿恚道,“小队长你干什么!”

王杰希昂首挺胸,底气十足的怼回去。

“我还没穿衣服呢!”

#昊翔的场景

唐昊变小之后,心情倍儿好,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就是一直不肯让孙翔给自己洗澡。

到底为什么呢?孙翔百思不得其解。他觅了一个自己爹喝酒的小杯子让唐昊可以畅快淋漓的洗头而没有滑一跤就淹死的风险,自己毫无顾忌的放起了水。

摁下按钮的一刹那,孙翔突然醍醐灌顶。哗啦啦的流水仿佛冲走了堵塞他脑回路多年的垃圾,孙翔甚至可以听到他思想与智慧的汩汩大江中,之前喝下的所有六个核桃都波涛汹涌的唱着那首古老的黑人灵歌:“自由啦!自由啦!感谢万能的上帝,我们终于自由啦!”

他指着唐昊鹅鹅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糖糕你说你是不是怕我看到你花生米大的鸟!”

彼时唐昊正闭着眼睛享受的听着头上洗发水的泡泡在揉搓下前仆后继的爆裂声,孙翔这突如其来嗷的扎心一嗓子让他手一抖,差点没把指尖戳到鼻孔里。

孙翔看着瞬间黑脸的唐昊,福至心灵,有如神助。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垃圾话,连忙迫不及待的怼了出来。

“歪你别生气啊!我错了!”他眉飞色舞不知死活的来回打量着唐昊,“这比例,花生米可有点大,瓜子才差不多嘛!”

美滋滋!

孙翔将小唐昊搂在胸口,神清气爽的陷入了睡眠。大半夜他突然觉得身上巨沉,半掀眼帘一看,已经回复了原来身形的唐昊压在他身上,黑得发亮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

孙翔困极,从喉中滚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嘟囔,然而还没来得及再次入睡,就被咬住了唇瓣。唐昊就着这个姿势牢牢压制住他,舌尖在口腔中攻城略地,一手沿着敏感的腰线缓缓摩挲上去。

“卧槽大晚上的你快睡觉!干嘛啊?”孙翔气急败坏的推阻。

男人用牙尖轻轻厮磨他的喉结,唇间溢出低低的喑哑笑声。

“请你吃瓜子。”

#喻黄的场景

6:00整。

这是美好的清晨,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换作随便一天的同样天气,黄少天是势必要操着蹩脚的京腔用诸如“王杰希你赶紧转儿俩核桃儿去公园遛个鸟儿啊”之类的垃圾话对隔壁他药嘲讽一番的。

然而今天他没有。黄少天面容枯槁,目光涣散,飞快而凌厉的瞧着键盘,仿佛手机是撬开他天灵盖的洛阳铲。

夜雨声烦:SOSSSSSSSSS!

百花缭乱:???

海无量:哟,张佳乐起很早啊,又被张新杰拎起来晨跑了?@冷暗雷

冷暗雷:嗯,昨天半夜玩手机被副队发现了,罚跑五圈。

百花缭乱:[豹气.jpg]老林你有这时间怎么不多操点心?

流云:霸图这季后赛成绩不错啊?为什么林前辈还要操心呢?

飞刀剑:……

飞刀剑:小鬼,快去背单词,一日之计在于晨。

流云:QAQ

飞刀剑:背完单词PK,我去开房。

流云:好!!我去学习了小别前辈等下jjc见!![转圈圈.jpg]

王不留行:……

枪淋弹雨:三年起判最高无期@飞刀剑

灵魂语者:新法施行五年起判@飞刀剑

夜雨声烦:你们有没有人可以帮帮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委屈了。黄少天悲愤了。黄少天的小宇宙爆发了。他大爆手速用乱码瞬间清了一波屏,然后很有气势的咣咣砸键盘。

夜雨声烦:队长变成8cm了!!!!

海无量:我操……

迎风布阵:人间惨剧啊,人间惨剧!

百花缭乱:为喻队点1s的蜡

沾衣乱飞:楼上+1s 苟

飞刀剑:建国以后不许养苟!

夜雨声烦:你们怎么这样啊我靠靠靠靠靠靠!话题又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啊!本剑圣对着冰雨起誓我说的都是真的!!难道你们都没发现队长很久没出现吗?

海无量:8厘米啊,换我也没心思聊天了

君莫笑:方点心你想太多了,喻文州他只是手残。

迎风布阵:太惨了,小牙签啊这是……

夜雨声烦:你们把脑子里那些不健康的思想都biu掉行么行么行么!!!!

夜雨声烦:我说的是身高!队长变成8cm的小人了!!

黄少天心烦意乱地一扔手机,向后仰倒在床上,痛苦到万念俱灰。

两腿一蹬算了。这样想着,他绝望地双手捂脸闭上了眼睛。

“少天?”

熟悉的关心在耳边响起。喻文州的声音很好听,干干净净,尾音带点南方特有的柔软绵长。

多少迷妹连喻队一声轻笑都能录下来舔个千八百回,而此时得天独厚享受着喻文州版asmr的世界第一盐渍咸鱼黄少腌只想说,不听不听,大眼念经。

他从指缝中畏畏缩缩的看过去。喻文州站在他头边——对,就是站——笑得温和纯澈,一张洁白的面巾纸——对,就是面巾纸——裹着喻文州修长身姿,更衬得自家队长眉眼发梢都浸得湛黑如同水溶的墨迹。

换平日,黄少天早就被这场景迷得七荤八素了,他是说,如果,这个喻文州没变成8cm小人的话。

黄少天将自己的小手指放在喻文州胳膊边——很好,小手指粗上一圈。他的喉咙里发出一声短促的哽咽,气若游丝的诚恳说,“队长,我送你去郑轩那里吧。我宁可一个媚眼如丝身无寸缕的凤姐要和我共赴生命的大和谐。”

喻文州没有恼怒。他轻轻笑了一声,双手拢着一点黄少天带点浅棕的黄色发丝虔诚的吻了吻。

“可我不要凤姐啊,”他笑容美好宛如睡莲之上的一抹流光,目光一瞬不懈的在黄少天脸上逡巡,“我要少天就够了。”

即使捂住了脸,黄少天裸露在外的耳朵也迅速地红了起来。他咬了咬唇本来想说“你这么娴熟是不是找了一万个女朋友练习情话!”,但还是没有说出口。

“你可算了吧队长……”最终他无精打采的说,半死不活的样子活像戒了烟的叶修。黄少天狰狞的龇起小虎牙比了个吃人般的可怖表情,言简意赅的说,“别人都巴掌脸,队长你这是指甲盖——我可怕接吻的时候一动情就咬掉你半个脑袋。”

喻文州难得的沉默了一会。突然他又笑起来,不是礼貌式微笑,眼角眉梢都漾满了溺死人的情意。他用小小的手努力扒着黄少天的下颔,凑近对方的血盆大口蜻蜓点水般轻轻吸吮了一下。

“我不怕的。”

喻文州单膝跪下,求婚般郑重的低头亲吻了一下黄少天的掌心。

“因为我喜欢你。”


—END—

评论(14)

热度(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