绰遥顾川_

全职‖UT ‖小绿和小蓝‖国胖‖空之轨迹
这儿绰遥/三三 坐标东北 想啥写啥 总是萌一些莫名其妙的cp 鸽出银河系的弧长狗。
是江明洋的葱花小鹦鹉。
守护纯黑的尖叫 王杰希的大小眼 马龙的发胶 sans的番茄酱 亚兰理查德的栗子。
在叶蓝伞修间摇摆不定。

多多指教。
咕咕咕咕咕咕咕。

【黑遍全联盟】听说黄少天怀孕了

 

又名《薄情郎喻文州始乱终弃,苦人儿黄少天含辛养孤》

 

 

 

黄少天觉着自己最近超级无敌能吃。

 

单说早上,南方初秋清晨的湿冷向来是如附骨之蛆般黏腻在骨缝间的,以他素来的德行品性,必是要与被窝缠绵至训练前十分钟才不情不愿的含泪挥别。

然而今日,食堂甫一开锅,被饿醒的黄少天就已经耷拉着脑袋端着餐盘巴巴的等第一屉蒸出的包子了。他叼着勺等待投喂的乖巧样子与可怜兮兮的湿润眼神极大的激起了食堂大妈的汹涌母性,于是黄少天满的几乎溢出的小米粥碗旁,又被添了几条独门腌制的咸黄瓜。

啃完第八个包子之后,他无限愁苦的思索了一会儿,果断决定去骚扰徐景熙。

彼时徐景熙正在温柔乡里睡得大开大合酣畅淋漓,黄少天就蹲在他床边,不厌其烦的絮叨模样像极了树荫下纳鞋底的碎嘴老太太。

“徐—景—熙——”黄少天拖长了声音凑到徐景熙耳边絮絮叨叨,“诶你不是灵魂语者吗,那你帮忙问问我的灵魂嗷,我最近怎么这么能吃呢?它是不是背着我搞基去了?”

徐景熙又困又烦。他翻了个身努力把自己同化成一坨无喜无悲无听觉的棉被,迷迷糊糊的回答他,“没有。”

“那它怎么了呢?”黄少天很困惑的偏了偏脑袋,伸出一根拔凉拔凉的手指戳了一下徐景熙的脸,“你别不理我,是不是是不是啊?它肯定去干什么不为剑圣知的事了,还耗我真元,要不然我不可能这么能吃的!”

徐景熙烦死了。他意识不甚清明的嘟囔了一句,“可能是怀孕了吧。”


黄少天委屈。

连带着训练时和流云对砍的夜雨声烦也有气无力的,打出来的文字泡都蔫蔫巴巴提不起激情。

卢瀚文有点儿担心。他寻摸了一个喻文州的视觉死角偷偷跑到黄少天身边十分关切的问。

“黄少黄少你怎么了?”

黄少天忧心忡忡的抚着肚子言简意赅的快速回答他,“我最近特别能吃,还被徐景熙嫌弃——他说我怀孕了。”

因为语速过快只听清了最后四个字的卢瀚文:??????

他刚想嚎叫出声,就被黄少天一把捂住了嘴巴。蓝雨(自诩的)阳光积极向上的剑圣阴测测的威胁他,“小卢啊,你可千万别说出去,要是让队长知道昨天中午食堂没有白斩鸡是因为都被我吃光了的话,你知道后果的,嘿嘿嘿嘿……”

嘤!

祖国的花朵、蓝雨的未来卢瀚文小朋友十分难受的缩成了一小只委屈的鹌鹑。

训练结束的放养时间,卢瀚文抓心挠肝的憋屈了一会儿,然后点开了qq。


流云:小别前辈!

飞刀剑:【耳机安利请扣1,催训请扣2,粉丝请扣3,jjc请扣4,代言合作找队长,卢瀚文清点退出。】

流云:QAQ

飞刀剑:……自动回复。

流云:不是!!

飞刀剑:怎么了小鬼?今天事多没时间PK,你写作业去吧。

流云:小别前辈我今天不是找你PK的!!

流云:黄少怀孕了!怎么办啊啊啊!!

 

电脑前的刘小别恍惚了一下。

他好像得知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那个秘密像是鸽子大吃了一斤加特林子弹一样在他腹腔里扑棱棱的横冲直撞,但他只能三缄其口,打死也不能让其传播开来。

刘小别艰难的忍了又忍,实在没有压抑住把它散播出去的欲望。他踌躇了一会儿,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口风最严的高英杰。

 

如果他知道不久的将来高英杰会告诉乔一帆,乔一帆会告诉叶修,叶修会告诉所有人的话,一定会把“口风最严”四个字浇筑成金条,然后播放着葬花吟的BGM吞金自杀。

当被拉进叶修创建的“喻文州黄少天喜得贵子”群里一起商讨给娃儿送什么礼物时,刘小别眼前一黑。


君莫笑:来来来,大家商量一下,这可是联盟的第一个孩子,不能丢了排场。

百花缭乱:卧槽,真的假的?!

王不留行:假的吧,叶修又危言耸听了。

防风:↑小队长我们也要一个娃吧!!

王不留行:……

君莫笑:大眼你说你心怎么就这么脏呢,这消息可是你药未来高英杰传出来的,不信自己问你儿子去啊乖。

王不留行:?????!


感觉儿子学坏了的单身老父亲天打五雷轰的回头,痛心疾首的问高英杰:“英杰,你要好好肩负起微草的未来,这种不实消息是谁传出来的?”

刘小别拼命挤眉弄眼。

高英杰耿直的回答,“刘小别前辈。”

GG!!!!

刘小别内心疯狂的咆哮着,表面却一本正经的假装操作电脑,平和淡然的动作像看破红尘的得道高僧正在敲着木鱼念大悲咒。

得道高僧眼睛一转,看到了职业选手总群上新弹出来的消息。


包子入侵:@索克萨尔 恭喜喻文州队长喜得贵子!


卧槽啊啊啊!G上加G!!

刘小别觉得自己看到了被蓝雨家长组吊起来小皮鞭蘸凉水抽的气息奄奄的卢瀚文。他火急火燎的大爆手速。


索克萨尔:……我想我和少天是清白的。

飞刀剑:@包子入侵 @包子入侵 不是啊啊啊啊这个包子!!没有这回事你快撤回!!!

包子入侵:哦?那黄少天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楼上的吗?那你们的孩子叫什么呢?飞刀剑圣?

索克萨尔:?

 

奸夫刘小别:……我不是,我没有。

 

外面的血雨腥风黄少天并不了解,因为他刚刚心满意足的吃完午饭正在补眠。

梦里他是村东头的一只短腿柯基,体内流淌着城里的高贵血脉,英姿飒爽,倜傥风流,迎娶门口水沟儿里的鱼文州,走上汪生巅峰。

“你!做我的情儿!只吃骨头不吃苦!”

它的表白狂霸酷炫拽,怀中的鱼羞红了双鳃,看起来像村口儿天天和地主家儿子搞来搞去的火鸡张佳乐。

洞房花烛夜,异变陡生。无业游民叶修晃悠到新房,身后簇拥着一群像是来砸场子的小弟,告诉它它怀孕了。

最天打五雷轰的是,它肚子里的是大小眼儿村委书记家那只头上长耳机的奇怪猫的种。

鱼文州十分伤心。它浇灭了花烛,淹没了新房,顶着微草色的巨大帽子一甩尾遁入蓝溪,从此相望不相念,唯梦闲人不梦君。

 

我没有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从噩梦里醒来,喻文州坐在他床边眉眼含笑的温柔凝望着他。黄少天被这喜闻乐见的黑化眼神惊悚到了,连忙心惊胆战的开口,“队长你怎么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言简意赅的黄少天,可以说是妖王级别的反常了。

喻文州微微眯起了眼睛,骨骼分明的修长手指状若无意的搭在黄少天小腹。

“少天啊,”他轻柔和缓的说,“你和刘小别,发生过什么?”

黄少天一脸懵逼。他还沉浸在梦里的霸道总裁柯基角色没回过神,懵懵懂懂的回答:“我没有啊……”

“那你肚子里孩子的爸爸是谁呢?”喻文州笑眯眯的问。

此时黄少天脑中的剧情正回溯到“看起来像村口儿天天和地主家儿子搞来搞去的火鸡张佳乐”那一段儿,于是他下意识接口。

“张佳乐……?”

很好。

喻文州手速400的打开手机摁出了一个号码。

“孙哲平前辈,”他雷厉风行毫不停顿的说,“我想你应该管好你家张佳乐,我不想看到昔日联盟第一狂剑因为手残不能满足情侣而变成‘中年发福的丈夫和他年轻美貌的妻子’,回见。”

“卧槽队长你干吗?!”黄少天还在捋剧情,就看到喻文州一欺身压上了床。能言善辩黄少天瞬间化作沉默寡言周泽楷磕磕绊绊的安抚着看起来就很不对劲的喻文州的情绪。

“不干嘛。”喻文州冷静而温柔的回答他,“拔flag而已。”

什么flag?黄少天一头雾水。手忙脚乱中他瞥到亮起的手机屏幕上自家队长发出的一条信息。


联盟搞事群

XX:xxxxxx

索克萨尔:……我想我和少天是清白的。



黄少天:!!!!!!




莫名其妙被孙哲平日了一顿的张佳乐:???








—END—


评论(37)

热度(1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