绰遥顾川_

全职‖UT ‖小绿和小蓝‖国胖‖空之轨迹
这儿绰遥/三三 坐标东北 想啥写啥 总是萌一些莫名其妙的cp 鸽出银河系的弧长狗。
是江明洋的葱花小鹦鹉。
守护纯黑的尖叫 王杰希的大小眼 马龙的发胶 sans的番茄酱 亚兰理查德的栗子。
在叶蓝伞修间摇摆不定。

多多指教。
咕咕咕咕咕咕咕。

【中秋贺文】后宫饼妃传

*且看眼帝如何征服后宫佳丽三千!

王杰希睁开眼睛。

雕花木床在头顶搭出繁复华丽的花纹,遥远的地方传来隐隐约约的浑厚钟声,熏香的烟雾扭成宛若驱魔师咒术的奇诡符文,金碧辉煌看起来像是卧室的大殿里,三两眉目宛然的宫女抑或唇红齿白的太监在悄无声息而井然有序的驱散着一晚上的寒气。

无论大眼看小眼看还是大小眼一起看,出现在眼前的都是某个奢华皇帝的宫闱,而不是他微草的卧室。

按照套路,他不是穿成皇上勾搭后宫妃嫔,就是穿成冷宫妃嫔然后发誓复仇勾搭皇上。

无论勾搭哪个,对着一个陌生人卿卿我我都很恶心啊喂!(摔杯子)

王杰希稍微冷静了一下,抬手唤来一个穿的最好看起来像是太监头头的人,端起面对蓝雨的矜贵自持问道,“今天是几日?”

——看到那个太监的脸之后,王杰希突然就端不住矜贵自持了。

虽然面对的也是蓝雨,但他实在是很想豹笑出声。

站在他面前的身着太监头头打扮的,是蓝雨的头头。

喻文州。

“……你是谁?”

“回陛下,小人是您的督领侍小喻子。”喻文州低眉顺眼的回答他,声音还是一贯的平和温润,但被套上了宦官这个身份之后,实在是怎么听怎么gay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杰希调动没剩多少的语文素养艰难会想了一下,依稀记得督领侍好像是宦官头目。

那也是宦官啊哈哈哈哈哈哈!开心的有些ooc的王杰希憋笑憋到面容扭曲,很辛苦的维持住自己声音的威严淡然道,“现在几日几时了?”

“回陛下,大眼元年八月十五卯时三刻。”小喻子恭敬有礼的回答他。

王杰希的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今天是中秋节”这种无伤大雅的事上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某两个字上。

“……你说什么元年?”

“大眼元年——这是您践祚之时皇后亲自为您取的年号,陛下忘了?”

王杰希很想mmp。他伸出一根手指把额头暴起的青筋摁回去,无比真切的感受到了“有得必有失”这个真谛。

在他刚想问一句“皇后是谁”的时候,空气中的钟声中混进去了一个细小的男声。

“大眼儿……想脱出这个怪力乱神的梦……快来……宫找我……”

是叶修的声音!!

王杰希敏锐的从叶修的逼音成线中挑出了两个关键词,“脱出”和“宫”。

他面容淡漠的伸出一只手让宫女侍奉他穿上龙袍。

“宣朕谕旨,摆驾后宫。”

“陛下,您想去哪个娘娘的宫?”

“……”

王杰希完美的面瘫脸出现了一丝裂痕。

谁他妈知道给我安上的佳丽三千都住哪里啊?!

当了我的太监还挑我的刺!你庙都这么心脏的吗!!

“陛下,皇后娘娘已经在等你了。”

看着喻文州半垂眉眼中透出的隐约宠溺神情和来来往往耳廓都透出影影绰绰低配耳塞——棉花絮的宫人,我们的新帝,甫一出生就被称为“窥破天机的眼神之子”的王杰希,敏锐的感受到了一点不对劲。

在听到掩映宫门里传来的第一声声音之后,王杰希毫不犹豫的脚尖旋转一百八十度。

拔腿就跑。

“陛下!您不见皇后娘娘了吗!!”

“皇上臣妾等你等的好苦您终于来见臣妾了呜啊啊啊啊臣妾感动得飞泪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您别走啊不尝尝臣妾亲手给你做的鱼眼睛馅儿的月饼吗!”

早在喻文州说出“这是您践祚之时皇后亲自为您取的年号”的时候就该想到的!这种恶意除了黄少天还能挑出第二个吗!

王杰希健步如飞。

“不用了。”他冷静的说,“我们还是去下一个地方吧。”

在见识了带着一脸柔婉杀气的文清贵妃,闭门不见尊贵却“相貌不端”天子的新杰贵妃,把房间缀满了樱花粉宝石只为逗“佳乐妹妹”开心的哲平妃,天天跑去隔壁找“小别姐姐”的瀚文嫔,如怒放秋菊般涂脂抹粉的琛妃等人之后,王杰希心力交瘁。

他生无可恋的朝见完方士谦皇太后,挥退了要让他翻牌的喻文州,直戳了当的问,“朕的后宫有一个叫‘修妃’的人吗?”

喻文州欲言又止。他很是苦恼的斟酌措辞了一会,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陛下是前些日子说被您打入冷宫的‘上天入地天下无敌独孤求败荣耀之神皇贵妃’吗?”

王杰希:……

这么不要脸,肯定是他,没跑了!

冷宫素来是凄清寥落的。宫女行色匆匆,宦官形容枯槁。推开死气沉沉的厚重宫门,尘埃舞动如精灵翩跹。一片萧瑟中,贵妃椅上正襟危坐着一个端庄的……

月饼。

王杰希:“……这是什么?”

“您的‘上天入地天下无敌独孤求败荣耀之神皇贵妃’呀。”喻文州笑容可掬的回答他。

“宣太医给朕治治眼睛。”王杰希强装冷静,“朕只看到一个花枝招展的月饼。”

“大眼大眼大眼!是我!叶修啊!你快来我有话和你说!”月饼焦急的扭动着饼皮,从馅里传来叶修的声音。

王杰希砰的一声砸上门拔腿就要跑路,“……而且月饼还会说话。”

“你不想知道回去的方法了吗!!”

“……所以回去的方式就是吃掉你?”遣去了一干宫人,王杰希和叶饼大小眼瞪没有眼。

“是的!”叶饼补充,“准确的说是‘我回去的方法是让你吃掉我’,你还会穿成一个月饼,等待下一个皇帝吃掉你。”

“我想冒昧的问一句,”王杰希问,“下一个皇帝……是谁?”

叶饼歪了歪上半部分,看上去正在思考,“大眼你在我的世界里是皇后——所以应该你这世的皇后就是吃掉你的人了。”

他晃了晃饼身催促道,“快吃我啊,还有个boss得抢呢。”

王杰希从善如流……

卧槽!烟草馅儿的!

王杰希睁开眼睛。

雕花木盒在头顶搭出繁复华丽的花纹,中药的香气萦绕盒内。

至于王不留行是什么味儿的呢?

就让黄少天皇帝为我们解答吧。




黄少天:呕,中药味真难闻啊——来来来英杰皇后,朕赐你一个月饼,你可要全部吃下去,别辜负朕的恩泽啊。

高英杰:谢陛下。

王杰饼:你他妈放开我儿子啊啊啊啊啊!!




—END—

_(:з」∠)_12点的课 写的超级赶

你们凑合看吧qnq

评论(5)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