绰遥顾川_

全职‖UT ‖小绿和小蓝‖国胖‖空之轨迹
这儿绰遥/三三 坐标东北 想啥写啥 总是萌一些莫名其妙的cp 鸽出银河系的弧长狗。
是江明洋的葱花小鹦鹉。
守护纯黑的尖叫 王杰希的大小眼 马龙的发胶 sans的番茄酱 亚兰理查德的栗子。
在叶蓝伞修间摇摆不定。

多多指教。
咕咕咕咕咕咕咕。

【黑遍全联盟】过气网红王杰希

荣耀网红公司人设戳这儿http://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0517.lofter.com/post/1d6d1248_116e8559

1.

王杰希是荣耀公司旗下的网红巨头之一。

他原本只是突发奇想想分享一下自己怎么看怎么喜欢的三个儿子,没成想一日之内就被顶上热门榜榜首,也因此被最大的网红公司荣耀看中,在乌泱泱的网红圈中凭借自己天马行空的养娃方式走到如今的位置。

然而现在,坐拥千万女友粉的王杰希,人生赢家王杰希,正濒临失业的边缘。

根据最新政│策的规定,“任何公众人物不得利用与自己有密切社会关系的未成年人盈利”——事实上,他已经开了直播间的大儿子刘小别也不过17岁,好死不死地将将卡在了成年的边缘。

王杰希看了一眼自己的投稿。

【单身爸爸带娃记】教孩子跳扫把舞

【单身爸爸带娃记】出游:小神仙山夜观星

【杰西卡安利】5款适合6-15岁孩子使用的洁面乳

天要亡我!

王杰希将手机扔在沙发上,万念俱灰地捂住了脸。

2.

王杰希是个聪明人。

聪明的人从不会坐以待毙,于是他心念一转,出现在了隔壁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组合套间门口。

他本来想敲门进去,但是未锁的门轻轻一施力就被推了开来。客厅里空无一人,从紧闭着门的厨房中,传来了黄少天含糊不清的喘息。

“轻一点,很疼……”

“忍一忍,少天最乖了,很快就不会疼了。”喻文州用诱哄的语气温柔地抚慰他,“……是这里吗?”

黄少天的声调骤然拔高,尾音带着些微哭腔,能听出从鼻中溢出的一声甜腻的“嗯”。

“哎呀,流出来了。”喻文州懊恼地说,“没事,等下擦擦就好。”

旋即响起的是一片润泽的水声。

卧槽!厨房PLAY!!!

单身老父亲王杰希呆立在玄关,面红耳赤。

伤风败俗的狗男男啊啊啊啊啊!

厨房里折腾得大汗淋漓的两个人听见王杰希落荒而逃的巨大砸门声,疑惑地对视了一眼。

黄少天歪着头看向喻文州,乖顺地没有说话,仅从脑袋上冒出了一个小小的文字泡。

“?”

喻文州被黄可爱逗笑了。他递出一个安心的眼神,顺手抽出一张纸巾揩去指尖上因为刚才动作而沾上的口水。

“张嘴,啊——”喻文州借着灯光耐心地探寻着黄少天的口腔,“多大的人了,吃个鱼都能被卡住嗓子。”

“┉┏Ëが↘$©&丨ζɜ:ə′⊇ʊŋ‰!”黄少天用乱码表示抗议。

今天的喻黄,也在和和美美地拔着鱼刺呢^_^

3.

王杰希觉得耳朵火辣辣的。他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冷静地敲了几下叶修的房门。

大概十秒之后,房门打开了。一个腰间系着围裙的清秀青年一脸苦大仇深地打开门,透过他的肩头,可以看见半个叶修四仰八叉地瘫在沙发上,像只成精的八爪鱼。

“快递给——”青年的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紧接着露出了被九天神雷劈到天灵盖的表情。

王杰希没有太意外。事实上知道他的人远远大于他的粉丝基数,这种表情他也已经屡见不鲜了。

他扯出一个教科书式的官方笑容,谦和有礼地说:“你好,我找叶……”

最后一个“修”字被咣当一声砸上的门堵在了外面。屋里传来死命的摇晃声和压低的咆哮。

“叶神外面那个是杰希大神啊啊啊不是送快递的!”

叶修:“小蓝啊,你看你还是新人吧,不就一个大眼吗……哦,骤然让你看到近距离的大小眼可能是有点惊悚,没事,习惯就好了。”

王杰希:……

王快递员的心情,十分复杂。

4.

王杰希在代表网红圈最高地位的荣耀公寓顶层,深深的惆怅了。

他在犹疑着要不要走之时,斜对面的房间突然伸出了一个左顾右盼的脑袋。然后那张娇俏的小脸转向他——是笑意盈盈招呼着的苏沐橙。

“你好啊杰西卡!叶修他现在可能不太方便,不如你进来坐吧。”

王杰希毫不矫情地答应了。

且不说美妆第一人苏沐橙的号召力,就这个房间的主人——莫凡,也是最近突然爆火的主播。

一般这种人,都会有什么吸粉秘诀的。

王杰希走进房间时,莫凡正在直播。年轻的冷峻青年坐在电脑前,与一盘香蕉和一盆冬枣相对无言。

王杰希注意到他的桌上摆着一份详尽的计划,无比细致地罗列了各种搭配能够带来的效果,看起来像是测评部罗辑的手笔。

他对莫凡的为人也略有耳闻,很识趣地没有像黄少天直播一样上去捣乱,而是找了个镜头扫不到的角落倚靠着看起了莫凡的直播。

苏沐橙就没这么多忌讳了。她搬了个凳子坐在莫凡旁边冲屏幕落落大方的挥了挥手,然后就开始自顾自的嗑瓜子。(王杰希注意到,在苏沐橙出现的一瞬间,小黄瓜流水一样地收,兰博基尼和别墅的赠送也达到了一波高潮。)

莫凡回头颔了颔首权当打招呼,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瞥了一眼计划表,用平板的语气说:“现在的搭配是1.25根香蕉和八个半冬枣,能尝出的味道是……‘农村茅厕’味。”

莫凡毫不迟疑地三两口吃掉了实验品,他吃起东西是把脸颊撑的鼓鼓再行咀嚼,看起来有点儿像只面部神经坏死的仓鼠。

屏幕上立刻刷满了“好可爱!!”“【日常仓鼠8/1】”之类的弹幕。

莫凡已经咽完了嘴里的东西。他轻轻咳嗽了几声,眉头也不皱地评价:“屎味很浓烈。非常难吃。”

王杰希看着他无悲无喜看上去马上就要坐化的表情,深深的震撼了。

现在的年轻人都在用生命直播吗?!

在有幸见识到诸如“在肥皂水中淹死的苍蝇味”“单身宅男一个月不洗的袜子味”“青楼嫖客喝酒吃肉又睡了一晚上的牙垢味”此类一生只能吃一次的美食,王杰希终于可以和莫凡搭话了。

他本来想问“你做什么粉丝比较喜欢”,可想到可能会收到“面无表情地吃屎”这种回答,索性作罢了。

最后他问,

“你队接下来的节目有什么规划吗?”

莫凡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瓶风油精。

王杰希用可怕的眼神看着那瓶风油精。

“这是规划。”莫凡抽出一沓纸。他十分难受地努力纠结了一会措辞,“……可以让给你。”

王杰希看着硕大的“风油精涂咚”的标题,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如果我的记忆没错,这好像是个正经的公司。”

莫凡用眼神表示肯定。

“那为什么会有这种少儿不宜的节目?”

王杰希认真地问。

5.

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一万个唱着忐忑的周泽楷。

在敲开张佳乐房门看到半个楼层的人都在里面聚众赌博的时候,王杰希又觉得,在一万个周泽楷飙高音的时候,应该还有两万个扭着秧歌的韩文清为他伴舞。

他听着黄少天一个人的七嘴八舌,回头问莫凡:“你带风油精了吗?”

莫凡点点头。

“给我吧。”王杰希说,“黄少天要直播风油精涂咚。”

评论(11)

热度(525)